兩岸冷對抗,台港官方關係亦陷低潮

  • ......
  • 2019-06-25

 自一九九七年以後,香港除了繼續是兩岸經貿的重要中繼點外,在台海事務中有著獨特的尷尬角色。一般而言,當兩岸互動順暢無礙時,台港關係通常也連帶平穩;倘若台灣與中國大陸陷入緊張狀態時,台港交流也不例外地受到波及。陳水扁首度執政時,中共阻撓我方代表赴港履新,長達十三個月之久;現在的蔡英文政府竟然遭遇相同境遇,更不用說其他官方接觸管道了。

 台灣原駐港代表嚴重光經幾次延任後,去年七月底任期屆滿返回台灣。然而,蔡總統任命的新任代表盧長水至今仍無法上任,甚至今年三月代理處長陪同赴港訪問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拜會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時候,竟然遭港府下令媒體「禁止露臉」。這是前所未有的狀況,也代表著台港互信無形中已受到兩岸對峙的負面影響,至今卻未見蔡政府有何挽救措施。長此以往,恐侵蝕、甚至傷害彼此信任基礎。

 此外,法務部調查局首度派駐香港的法務秘書也面臨進退兩難的窘境。由於外傳香港政府擬不再續發工作簽證,故調查局已訓令該員不得在簽證未到期前離港,以免「台港執法人員合作機制」中斷。法務部目前在二十餘國派駐有調查官,統籌與駐地國的執法合作,且由於香港是馬英九時期好不容易爭取到的新增地點,調查局實在不想失去這個難得的重要據點,因為這是兩岸共同打擊犯罪的大漏洞。

 此次香港政府打算修訂逃犯條例,欲增訂將涉有重罪的嫌犯遣送到中國大陸,此案激起百萬港人走上街頭抗議,特首最後不得不讓步,但還是把問題歸咎於台灣,林鄭月娥的託辭也引發蔡政府的反擊。

 事實上,當馬政府與大陸簽署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時,台港是否應洽談類似協議的討論也被提及。但由於我方顧慮到,若台港簽署類似協議,就等於我方接受與香港相等的特別行政區地位,故我方最後放棄此念頭。

 然而,去年發生在台北的港人殺女友案轟動台港兩地,又掀起雙方應有司法互助合作的討論。當嫌犯逃回香港後,我方雖要求遣送嫌犯到台灣受審,卻遭港府拒絕;又因為台港未有引渡條約,等於讓此人得以逍遙法外。港府拒絕我方請求的理由其實過於牽強,畢竟台港仍可尋求特殊的司法合作方式,若只是一味地把台灣當成修訂逃犯條例的理由,卻不思考百萬港人「反送中運動」的真正意涵,恐怕會對未來台港互信造成難以彌補的缺憾。

 不可否認,北京當局曾有在香港施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但因為港人推動民主普選的意願與中共藉代理人管控香港的決心相牴觸,加上習近平鐵腕打擊異己、管控言論,使得港人對「兩制」的信心達到歷年最低。在以敵意看待彼此的惡性循環下,香港與中國大陸的關係短期內難有轉圜餘地,亦將無可避免地對台港官方往來造成寒蟬效應,尤其在當前兩岸僵局的緊繃狀態之下,更難有改善空間。

 隨著中共逐步加深介入香港內部事務,對台港官方接觸也開始限縮,上述台灣駐港代表遲遲未能抵港赴任及調查局不敢換人駐港,都清楚表明當前台港關係前景的高度不確定感。蔡政府只得靜觀其變,等待北京下一步舉措再有所對應,因為腹背受敵的民進黨,居於被動處境,實難有能力主導台港或兩岸關係的走向。

 雖然同時面臨中共的壓力,台灣與香港其實更應攜手合作,以共享的自由法治抵抗北京的咄咄逼人,讓兩地成為大陸民主改革的催化劑。


熱門新聞 - 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