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高基本工資,真能改善台灣低薪問題?

  • ...
  • 2019-06-26

 正當長榮空服員罷工越演越烈之際,勞動部近日召開會議,決定於八月中旬舉行「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討論明年基本工資是否進行調整,勞動部長許銘春並且表示,希望在蔡總統連任任期內,基本工資可調升到三萬元。回顧過去近十年,基本工資幾乎年年調高,但台灣依舊受困於低薪問題。質言之,提高最低工資固然可用以保障勞工基本生活,但並非改善低薪問題的治本之道。

 從經濟學的理論而言,勞動力屬於生產要素之一,勞工付出勞動力,不僅為投資者賺取利潤,也可為自己獲取工資用以養家餬口。一九七O年國際勞工組織(ILO)通過最低工資公約,絕大多數的會員國都實施了最低工資制度。台灣則早在一九五六年就規定基本工資為每月三百元台幣,一九六八年進一步訂定《基本工資暫行辦法》,並將基本工資提高到每月六百元、每日二十元。

 根據勞基法第二十一條規定,工資雖由勞資雙方議定,但不得低於基本工資;另根據勞動部說明,勞基法第二十一條的宗旨在於保障勞工基本生活並維持其購買能力;對於工資在基本工資數額邊緣的弱勢勞工,尤其重要。質言之,只要勞工工資高於基本工資,勞工薪資的調整即回歸勞資雙方議定。

 另一方面,勞工薪資水準受到許多因素影響,整體經濟景氣、政府產業政策、貿易與投資、勞工個人工作能力等等,都牽動勞工薪資的調整。在此情況之下,基本工資的主要保障對象是弱勢勞工:初入職場、低技能、中高齡或婦女二度就業、部分工時及派遣工等等。因此,基本工資制度固然有其社會功能,但適用基本工資者僅為受僱員工總數中的少數。

 以台灣的實際情況觀察,二O一一年政府將基本工資由二OO七年的每月一萬七千兩百八十元、每小時九十五元,提高到每月一萬七千八百八十元、每小時九十八元之後,幾乎年年調高基本工資,至去年元旦已調高到每月兩萬兩千元、每小時一百四十元。如果以二O一八年與二O一一年相較,基本工資月薪成長百分之二十三,時薪更成長近百分之四十三。

 但是,同期工業及服務業受僱員工經常性薪資的成長率為百分之十一點七,成長率明顯低於基本工資的成長率。倘若以經消費者物價平減之後的實質經常性薪資而言,同期的成長率更只有百分之四點二一。顯然,調高基本工資並沒有讓勞工薪資出現相對應的大幅成長。

 簡言之,倘若要改善台灣低薪困境,政府應從更多環節著手,調高基本工資並非靈丹妙藥。

 其次,若以保障弱勢勞工的角度而言,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資料顯示,二O一八年十二月部分工時受僱員工的每人每月總薪資,較二O一七年同期減少百分之六點五,同期經常性薪資也減少百分之三點二;此外,二O一七年五月非典型(部分工時、臨時性或人力派遣)工作者為八十點五萬人,去年五月增加到八十一點四萬,創下歷史新高。顯然,勞工和弱勢勞工都非蔡總統「心中最軟的一塊」。

 蔡總統就任之後,基本工資年年調高,今年勞動節她還表示,照顧勞工生活「就是我做總統每一天努力的目標」。但是,從數據來看,不但大多數勞工並未因此受惠,甚至弱勢勞工還越被蔡總統照顧得處境更慘。總統選戰戰火已猛,蔡總統和行政院長蘇貞昌幾乎已毫不避諱地把政府當作蔡總統爭取連任的操作工具。看來,調高基本工資還是會被蔡政府拿來當作口水政績。


熱門新聞 - 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