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開放美國保守,台灣該如何因應?

  • ......
  • 2019-07-04

 六月底,正當全球將眼光集中在大阪G二十高峰會之際,六月三十日歐盟和越南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六月二十八日歐盟與巴西、阿根廷、烏拉圭和巴拉圭四國組成的「南方共同市場」簽署FTA。相較於美國在川普擔任總統之後貿易保護主義當道,歐盟採取更加開放的態度。台灣雖然是國際經貿舞台上的重要一員,但對外洽簽FTA腳步停滯,該如何因應國際經貿環境變化?

 對外經貿開放固然有利有弊,但總體而言利大於弊,此亦即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歐美國家積極建立全球經貿體系的原因。尤其台灣屬於淺碟型經濟體,兼之四面環海、資源缺乏,對國際經貿更加倚賴。

 近年來,歐盟雖然面臨英國脫歐危機,但仍積極對外拓展FTA版圖。以亞洲地區而言,與南韓的FTA早於二0一一年七月生效;今年二月一日,與日本FTA正式生效,二者人口合計六點四億,貿易總額占全球將近四成,此一FTA讓歐盟與日本組成全球最大自由貿易區。此外,儘管歐盟與中國大陸洽簽FTA歧見仍多,但去年年中雙方已開始針對雙邊投資協定(BIT)進行談判。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歐盟與東協商談FTA雖亦困難重重,但歐盟也採取「個個擊破」策略,分別與東協十國當中的若干國家洽簽FTA,越南已率先達陣,這也是歐盟與亞洲開發中國家的第一個FTA。雖然歐盟與日本、越南的FTA才剛生效、簽署,但其效益勢必逐年顯現。

 以歐盟與南韓而言,去年雙邊貿易額為一千兩百億美元,較FTA生效前大增百分之三十;去年歐盟對南韓的直接投資(FDI)金額達一千零四十七億美元,為南韓最大外資來源地。二0一七年南韓與歐盟貿易金額為九百九十八億歐元,台灣與歐盟僅五百零二億歐元,南韓、台灣高下立判。

 另一方面,FTA也可能產生「吸金」效應。以歐盟與越南的FTA而言,從貿易帶動投資的角度來看,我駐越南代表處曾於二0一七年評估,歐盟與越南FTA生效之後,約四成已在越南投資的歐盟企業可望增資;而由於歐盟與大陸尚未簽署BIT、FTA,有經濟學者認為,許多企業可能離開中國大陸,轉進越南。

 相較於歐盟積極對外洽簽FTA,川普的貿易保護主義卻讓美國本身受害。去年美國對大陸掀起貿易戰之後,美國對外商品及服務貿易總額歷經持平、快速下滑兩個階段;去年五月美國貿易總額年增率達百分之十點零九,今年五月僅剩百分之零點五八。

 另一方面,美國不僅針對大陸,也準備針對歐盟進行貿易報復。根據美國商務部於三日公布的最新數據,五月份美國對外貿易逆差大增百分之八點四,達五百五十五億美元。對此,川普又在推文上將矛頭對準大陸與歐洲。此一情勢的變化不僅對美國與大陸的貿易談判增添變數,美國更可能將戰火延燒到歐盟。

 總體而言,川普貿易保護主義至今造成的結果是損人不利己,歐盟則試圖以廣泛簽署FTA讓自己和貿易夥伴持續把餅做大。再回頭看看台灣,雖然蔡總統動輒把推動台灣與美國、日本簽署FTA掛在口邊,但她執政這三年多來卻完全沒有進展;蔡總統說要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至今也只是空談。究其實,台灣並不是沒有條件對外洽簽FTA,但癥結還是在於兩岸關係冰封不融,這個嚴冬若不快快結束,經貿自由化的春風勢必難以吹向台灣。


熱門新聞 - 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