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部矛盾難解,香港前景依舊危機四伏

  • .
  • 2019-07-14

 儘管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日前已宣布港府提出的修訂《逃犯條例》(反對者稱為「送中條例」)草案已「壽終正寢」;但反送中者仍表憤怒,十三、十四日繼續遊行抗議。回顧香港主權移交中共當局二十二年來,內部矛盾更加劇烈,反送中只是最新的一次嚴重衝突。展望未來,香港內部的嚴重矛盾大多難以輕易化解,恐將不斷颳起新的風暴。

 香港在主權移交之前,港英政府雖然沒有在香港建立民主制度,但港人享有法治、自由;經濟上快速發展,躋身亞洲四小龍。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之前,雖然中共當局與英國政府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中共當局承諾移交後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但港人仍將主權移交稱為「九七大限」,充分顯露港人的悲觀心態。

 如果說中共當局對香港毫無貢獻,這種說法也有欠公允。例如,二OO三年香港因SARS幾乎淪為「死城」,中共當局與香港簽訂《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可說讓香港因此起死回生。問題在於中共當局屢次自毀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等承諾,不但干預香港司法,至今香港也仍未實施特首普選,讓香港民眾對中共當局、甚至對港府的認同感急速下降。

 二O一四年香港爆發爭取特首普選的「占中運動」,事實上,二O一二年六月香港中文大學的一項民調就顯示,百分之六十七點六的比例認為官民矛盾嚴重,是二OO六年首次進行該項民調來的一倍。

 占中運動之後,港人對「中國人」的身分認同也嚴重動搖,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於去年年底進行調查,香港人對「中國人」的身分認同指數僅六十二點四分,半年間下降了四點二分,且是二O一四年十二月之後的新低。

 除了政治層面之外,另一個嚴重矛盾是貧富分化。香港樂施會於二O一八年發表的報告顯示,以香港最富有的百分之十的家戶與最貧窮的百分之十的家戶比較,二OO六年二者的收入差距為三十四倍,二O一六年已擴大到四十四倍。香港貧窮家庭達五十三萬戶,其中三十多萬戶是在職貧窮,貧窮人口一百三十萬人(二O一六年香港人口約七百三十四萬)。樂施會對此的評論是,「已影響社會及經濟可持續發展」。

 總體而言,香港主權移交之後,由於港人既有的自由、民主思想與中共一黨專政相互衝撞,為數眾多的港人對於政治情勢的發展是不滿的、失望的,每隔幾年就會爆發大規模政治性抗議,港獨主張應運而生;近年來香港經濟快速成長,但為數眾多的港人享受不到經濟成長果實。而這些問題不但得不到解決,甚至日益惡化。

 在此情況之下,香港青年對自己前途更為迷惘。八日,香港浸會大學校長錢大康發表公開信,針對香港大批青年走上街頭抗爭指出,「起初我從他們面上看到失望、恐懼和憤怒,然後我看到絕望、肢體衝突和仇恨」、「今天我們社會各走極端,互相敵視」、「以香港的整體富裕,卻有不少市民仍然在貧窮線下掙扎,他們的居住環境,甚至不及第三世界」、「大批青年日以繼夜熱血街頭,他們甘冒前途盡毀在所不惜,面對牢獄之災有所不顧」,錢大康的這些觀察,反映了香港青年的悲憤。

 質言之,目前香港存在的問題,已不只是對一國兩制不信任的政治問題,積重難返的經濟、社會問題,港府同樣束手無策。香港的下一個抗爭未爆彈何時會點燃?就看港人和港府如何面對問題了!


熱門新聞 - 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