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窯求一寶,黃怡文燒郎紅驚豔

  • (記者張淑娟)
  • 2019-06-29
  •  陶藝家黃怡文用心於釉的研究,創作都讓人有所思。 (記者張淑娟攝)

 「千窯一寶,十窯九不成…若要窮,燒郎紅…」訴說著燒制大紅釉是千古難題,也可能耗盡千金也難成,但從事陶藝廿多年的黃怡文,博覽陶的書籍融會貫通,將理論在腦子裡一再試煉,再付之行動,天目釉燒和透亮的郎紅,都成了他陶藝中的精彩。黃怡文說,覺性當下,心清淨了,一切就明白了。

 去年黃怡文和太太康月足以「大紅袍」為廿一茶席的主題,每一茶席在釉色呈現都是獨特的,展現的是他們二十多年來在釉色研究的亮麗成果,他讓最沉靜又豐富的釉色,透過廿一茶席完美展現,其中就以大紅袍令人讚嘆不已,而大紅袍透亮的紅,色澤耀眼,正是那「郎紅」。

 黃怡文說,紅釉有個美麗的傳說,相傳古代在燒青瓷時,如何燒都有點紅,原來是一塊銅板掉在裡頭,因微量的銅而呈現出紅,這個偶然,讓銅在某一臨界點可以呈現出透亮的紅。

 不過,雖知道理論,不同溫度會燒出不同的紅,其中以郎紅更難,景德鎮就有句話說「若要窮,燒郎紅」,可見想要燒出美麗的郎紅可能要傾家蕩產,只因燒郎紅實在太困難,且紅色釉不耐高溫,被譽為「千窯一寶」及有十窯九不成之說,是千古難題,也是能工巧匠們的夢想。

 黃怡文表示,銅得在某個溫度才能有如此美麗的紅,這又與祭紅的紅暗紅不透有所區別,而他在釉色的研究一直堅持著,更因其基本功和飽覽陶藝書籍之後,通透一切有了自己精彩的釉燒作品。

 今年黃怡文又有一席「紅韻鴻運」茶席,再將郎紅做精彩的詮釋,同時也創作許多貼近生活的陶藝作品,更特別的是,今年的展出由館室走入尋常人家,讓陶藝之美融入宅第之中,真實呈現在尋常生活中,也將這有溫度的美麗陶藝,展現出最生活的一面。黃怡文表示,雲無心而出釉,在玩泥土的世界裡,真的如雲水自在,妙存於心。               

熱門新聞 - 彩繪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