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不到場地 慢壘球友要自省

  • 記者陳俊文/台南報導
  • 2019-01-16
  • 場地極克難的安工球場,球員休息室只有一層類似蘭花室的遮光網,非常簡陋。(記者陳俊文攝)
  • 慢壘球友找不場到其實是咎由自取。(記者陳俊文攝)

 老牌的安工壘球聯誼會因場地問題吹熄燈號,學校地不借社會球隊使用,絕大部分都是社會球隊自己種下的惡果,慢壘同好要自我省思:如何與手握管理權的學校取得共識,雙方共存共榮,才是真正的雙贏。

 學校託管的簡易球場大部分地目來自「文」字輩的學校預訂定,所以順理成章交由有棒球隊的學校託管,但建場地經費來自納稅人,算來也是公共財,學校球隊週日不練球,借給社會球隊使用本也是合情合理,但慢壘界就有人指出:學校學生球隊和社會人士為主的慢壘球隊,本就在行為或管理觀念上有極大的落差,社會人士場內抽菸、嚼檳榔又三字經朗朗上口的形象更令學校望而卻步。

 最主要的還在球場使用後的善後問題,大部分聯盟都聘有清潔人員做善後清理或整理球場,但總是雙方在乾淨整潔的認知也有落差,大部分球隊球員打完球便屁股拍拍走人,留下一些未清除乾淨或無法清除(如檳榔汁)的大人垃圾,令校方覺得不如不借。

 去過日本打球的球員都見識過日本人對球場的尊敬態度,事前事後都整理的條不紊,廁所的乾淨度讓使用者都不自覺要小心翼翼,上過我們球場廁所的人就可馬上了解為何學校不借場地的原因。

 協進國小位於小北的棒球場有所謂的協進條款,對很多社會球隊敬謝不敏。曾商借協進棒球場辦TEE BALL賽的億載國小主任李耿志表示,一天場地租金三千元不說,賽後還要親自帶學生將場地整平,內外打掃得乾乾淨淨才能歸還,校方如此愛惜羽毛,若社會人士在借用場地時也有這種同理心,何愁學校不借?

 另一個例子是安慶壘球聯誼會借用文元國小棒球場週日打球,該聯誼會有一支名為突擊者的球隊,清一色都是年輕人,但他們自動自發發起清潔球場、帶走垃圾的自律運動,引發其它球隊共鳴,爭相效优,誇讚現在的年輕人有如此精神,非常難得。若每個聯盟都有多一點的突擊者隊,又何愁學校不借?

 最近就有幾家獲得補助款興建棒球場的國小校長,公開或暗自表態不想借球場給社會人士使用。主要在於社會球隊的難以管理,收了區區幾千元租金,場地破壞不說,還四處找民代關說找麻煩,學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乾脆謝絕租借,到頭來吃虧的還是苦於找不到場地打球的社會球隊。

 場地一直是慢壘的罩門,慢壘人士不斷吵著要球場,政府撥錢給地方興建球場,本著眼點於棒壘球資源共享的原則,但事成之後,壘球老是被校方摒除在外,令慢壘人士心裡很不是滋味。打慢壘的人應該發起自律運動:不破壞球場、不弄髒場地,要用尊敬、敬畏的心看待球場「把球場的廁所看成自家的廁所」,若能如此,學校不借,方能天下共擊之,否則打壘球的人只好繼續流浪。


熱門新聞 - 慢壘報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