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府城廣角鏡 〉英國脫歐的終點站

  • 趙哲聖
  • 2019-04-06

 英國脫歐瀕臨終點,執政的保守黨遭遇嚴重挫敗,脫歐方式和日期的協定難行,超過兩年來英國因為準脫歐的顛簸,「Brexit」尷尬處境,且暫時無解。這老牌民主國家的命運,仍充滿著「處處反對,卻又拿不出方法」的不確定未來。

 綜觀二○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公投以五十二比四十八,拉鋸小贏後成定局的脫歐大戲,造成碎裂社會,長時期的亂象,利益談不攏,責任分不清,福利都想有;影響所及英國各主要城市排外主義與移民有關的社會衝突更加劇烈,民粹氛圍中反移民的聲浪未曾消減;而這場脫歐連續劇,對英國政治、經濟,以及社會的影響,值得世人關注。

 首先,在政治上,首相梅伊地位搖搖欲墜,她所擬訂的各種協議,讓公眾不信任。而政治亂局逐漸增加選民「反對基因」,因為反對現狀、反對其他政黨、反對體制之長期「反對化」思維下,而凝聚出許多特殊勢力,如大型政黨內部派系林立且分裂,而全球化中間路線不再得勢,反而各地民粹政黨成為新興勢力。民眾在政治上徬徨不定,隨著脫歐最後到期日的壓力鍋,從達成協議、第二次公投、不脫歐、或是無協議硬脫歐,各種結果勢必演變成民眾對政府諸多政策的強烈反感,國家公信力已經喪失大半。

 經濟上,人民預期硬脫歐所造成的經濟動盪,英國有些地區一度持續出現「恐慌搶購」(Panic buying)的徵候,民眾擔憂英國有三成以上食物供應來自歐盟,供應鏈若切斷,生計勢必遭受威脅,導致物價上升。

 因脫歐延宕,社交網路衍伸出許多虛擬連結,臉書中有各類型超過十萬人的社團群組林立,如一個名為「48% Preppers」社團最為響亮。百分之四十八代表當年公投選民留歐的比重,而「prepper」一詞是有末日準備者之意;此社團希望透過網路平台分享資訊,呼籲民眾預備儲糧,所以看得出有不少民眾擔憂脫歐後的經濟變動。

 而脫歐長期陰影,對社會各階層顯露出潛在的內心衝擊。原本就愛喝酒的英國酒民大增,他們躲到酒吧買醉,厭倦脫歐議題,或是針鋒相對的吵架。《英國醫學期刊》的調查,在脫歐後抗憂鬱症藥物的使用量逐漸攀升增加百分之十三點四左右,雖沒有直接關係證明,但可以看出很多人都有「最近比較煩」的痛楚。

 許多以脫歐為素材諷刺文學,或是探討社會分歧明顯的反思小說,以及反映當前現狀的反烏托邦觀點或懷念舊時光的反思小品,各種文本衝擊吸睛,讓受挫的知識公眾能有一點文化上補強或解脫。《金融時報》形容這些「脫歐文學」(Brex-lit)以「小說」型式,有別於新聞媒體發聲方式,當然,也在暗諷從脫歐後的兩年多時光,統治階級和被統治者間是如何的無知與蔑視英國和世界連動的複雜性。

 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著名小說家狄更斯,曾在《雙城記》中寫出「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百年後的「Brexit—脫歐時代」,一些政客、媒體、名嘴和公眾人物喧譁取寵行為模式也涵化出最壞的局勢,對照當時是工業革命的顛峰和悲慘,如今英國面對的是資訊革命下錯綜化的地球村。

 複雜影響深遠的脫歐政經命運,當時魯莽公投做出「無秩序」決定,能否在剩下不長的日子中,做出「有秩序」的解決方式,為這個區域創造良善與正向「好的時代」,世人都在看!

(作者為開南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熱門新聞 - 南方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