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府城廣角鏡 〉明年總統選舉投票率的牽制因素

  • 蘇嘉宏(作者為輔英科技大學政治學教授) ​
  • 2019-05-19

 國民黨、民進黨兩大政黨針對明年總統大選的初選工作已進入白熱化階段,關心台灣政治發展的政論者從不同角度分析明年總統大選兩黨的成敗因素。但是,投票率的高低,也是一個牽制性的因素。

 從最近連續三屆總統換屆選舉的投票率趨勢來看,民國九十七年的選舉人是一千七百三十餘萬,投票率是百分之七十六點三三。到了蔡英文當選的這一屆選舉人增長一百四十六餘萬人,但是投票率卻一路下滑到百分之六十六點二七,投票率跌落百分之十,總投票數從最多的一千三百四十餘萬,萎縮到一千兩百四十多萬,三屆之中最高、最低差距達到一百多萬票。所以,在總選舉人數持續增加的同時,全台灣投票數卻是減少了超過四個台南市永康區的人口數。

 中選會公布的明年總統、立委換屆投票日是一月十一日,這個日期是在元旦和二十五日大年初一兩個國曆、農曆年假連續假期之間;一月十一日和二十五日必然會有大學的學測,落點只會是一月十八日前後幾天,加上大專院校一月間應該還有二到三周的期末考,北漂就業、就學的家庭能回中南部投票者,在十萬學測考生和四十萬大專院校在校期末考的學生中不知道怎麼計算?但是,投票率必然會因為兩個連續假期和學測、大專院校期末考而受到程度、比例難以忽略的某種「牽制」。

 去年「一一二四滅東廠」的高投票率是在同時進行多種公投,以及對多項法案怨懟中,主要是原先不投票的藍軍以「韓流(反民進黨)」概括激發的形式拉升出來的。除了明年「0一一一」很難重構去年的時空情勢條件之外,投票日的南北人口流動受到連假行程規劃與考試期程牽制,還有目前止歇「去韓流化」的混亂趨勢也並不樂觀。

 如果對照以最保守而回歸原始水位的本屆六成六投票率,明年換屆極可能至多也只會是七成或七成以下的投票率,加上很有可能成型的三組候選人的態勢來看,其實國民黨未必就能延續去年的氣勢而穩操勝券。

 中美貿易衝突下,「印太戰略」和「一帶一路」正在包圍與反包圍地對峙,中美之間的國際地緣政治戰略最前線就是包括台灣海峽在內的廣義南海區域,近期台海情勢往「臨戰邊緣」傾斜的方向沒有緩解的跡象。

 世界兩大經濟體的競逐導致台商被迫避險、避稅而出走赴美、赴越或「鮭魚洄流」,儘管台灣並非在民進黨執政之下改善了投資環境,然主要是中型規模的台商在今年以來的確高峰回流,以投資金額來算,年度突破五千億台幣,當非難事,這還是會被蔡英文拿來當作有說服力的政績!

 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台幣卻不會跟著美元升值,台灣在兩個重要而巨大的貿易夥伴的衝突中禍福相倚,情勢不明;這一方面,似乎正在累加民進黨的吸票能量之中,尤其是將經濟上負面影響詮釋成「兩岸經濟一體化」的苦果!

 最後,兩黨都有具有相當實力的黨內提名落選人「參選到底」的政治分裂危機,柯文哲遲遲不宣布,算是相當沉得住氣地在等候兩黨的提名結果,是不是等時機出手收拾民調下滑以後、覆水難收的表態參選人,組成「非藍非綠」、「既藍又綠」的「白色通吃」第三組正副總統候選人?藍綠恐怕都先別太驕傲才是。


熱門新聞 - 南方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