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府城廣角鏡 〉香格里拉對話揭開美陸軍事較勁

  • 李正修(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
  • 2019-06-08

 自川普總統去年開始對中國大陸產品加徵進口關稅後,美陸互動逐漸由過去的競合關係,朝全面對抗的方向傾斜,讓人不禁會聯想到一個嚴肅話題:美國及中國大陸會不會掉入「修昔底德」陷阱?

 二戰之後,美國雖然面臨以蘇聯為主的軍事挑戰,唯共產陣營的經濟實力難與民主國家相抗衡,最後以蘇聯瓦解及東歐共黨政府垮台告終,民主制度宣告勝利。當初為了制衡蘇共的軍事擴張,美國向中國大陸示好,不僅與中華民國斷交、轉向承認北京政權,甚至還多次藉由經濟、學術及文化交流等管道,意欲將這個全球最多人口的國家拉回國際社會,即便一九八九年中共血腥鎮壓學生運動,當時的老布希政府都沒有中斷雙邊互動。

 然而,這種善意似乎沒有獲得中共領導層的積極回應。雖不像美國學者白邦瑞指控中共有欺騙美國的「百年計畫」,但中共並未藉由改革開放而順勢推動政治改革,僅有的黨內民主改革契機也隨著胡耀邦的過世與趙紫陽的失勢而消失殆盡。在習近平上台後,中共有加緊嚴控言論自由及殘害人權的趨勢,甚至向外擴張軍事影響力範圍,推進南海人工造礁行動,種種行徑都與美國當年所預期的「和平演變」相反,也讓美國逐漸興起一股圍堵中共的新冷戰思維。

 副總統彭斯去年十月初在華府智庫演講裡,大力抨擊中國大陸在各方面的挑戰,尤其是不符國際法的軍事擴張行為。顯而易見,彭斯是針對中共近年來在南海積極推動的人造島礁軍事化行動,對周遭國家及行經該水域的船隻造成無形威脅而所做出的批評。可見得美國也開始關注中共展現區域影響力,尤其是伴隨著「一帶一路」倡議而來的一連串軍事擴張。

 在新加坡舉辦的年度香格里拉對話,是亞洲唯一討論區域安全事務的跨國性論壇,但由於與中共長年以雙邊協商方式解決安全紛爭的習性格格不入,因此大陸鮮少派國防高層官員與會,過去僅在二0一一年由國防部長梁光烈親自出席,其餘時間皆由少將階級的將領帶團。

 今年,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與美國代理國防部長夏納漢進行雙邊會談,也分別發表主題演講,各自闡述對區域安全的認知與願景,意欲搶奪區域軍事話語權,當然也不放過批評對方的機會。

 魏鳳和除了為中共的南海行為辯護、與美國為了區域安全問題而針鋒相對,更將矛頭指向台灣,重申絕不坐視台灣分裂出去,還舉林肯發動美國內戰為例,重申捍衛國家領土統一的決心,也等於暗指美國等外力不得干預台海事務。

 夏納漢反而一改去年美方的強硬姿態,只是低調批評南海島礁行動、網路安全及知識財產權剽竊的不法行為,卻未指明哪個國家,只是這番低調言論反而吸引媒體關注。

 在此同時,美國國防部公佈首份印太戰略報告,雖只是重複這幾年美國將防務重心轉向此區域的軍力部署政策,但點名協助台灣提升防禦能力及依循「台灣關係法」關注台海和平穩定,卻值得我國持續關注如何深化台美軍事合作交流。

 美國以言行並用的方式,警告中共、也提醒各國,美國仍是主宰全球安全事務的霸權。根據香港《南華早報》的統計,自二00七年至今,美國已派有九十二次船艦航經台灣海峽,其中又以蔡英文二0一六年剛當選的十二次最多。值得注意的發展是,過去美國或台灣鮮少公開這些軍事動態,但現在卻常常公開船艦航線資訊,等於向陸方傳遞不得輕易挑起台海衝突的強烈訊息。

 美國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已進入「新冷戰模式」,縱使川普與習近平最終達成貿易協議,也無法扭轉雙邊關係已質變的事實。不可否認,美陸兩大國有各自的戰略考量及國家利益,勢必在未來有相容的合作空間及相抵觸的嚴重衝突,端賴兩強權是否讓步與妥協。香格里拉對話只不過是軍事較勁的開始。


熱門新聞 - 南方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