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府城廣角鏡 〉南鐵地下化的另類觀察—府城龍脈

  • 吳明憲
  • 2019-06-15

 秦,蒙恬築長城,始皇駕崩,蒙恬為趙高所害,秦二世遣使命恬自裁,蒙恬喟曰 : 「我何罪於天,無過而死乎 !」 良久再曰 : 「恬罪固當死矣,起臨洮,屬之遼東,城塹萬餘里,此其中不能無絕地脈哉,此乃恬之罪也。」

 他日府城驟生變故,府城人問何罪於天,無過而致此乎,須知「絕地脈」,此府城之罪也!

 眾人都說府城是一塊福地,這塊福地曾經是台灣歷史的主場景,居首府地位引領台灣政治、經濟、文化發展二百餘年,平安少災悠閒優雅。台南市遴選一百七十五位歷史名人,其中七十二位出身府城中西區,在三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如此高密度的傑出人才,真所謂地靈人傑,風水的作為是建立在地靈蔭生人傑的追求企望上,而府城的人文歷史軌跡早已用人傑來印證地靈的存在,這塊人間福地在台灣西南半壁是首屈一指的陽基穴場風水佳構。

 中西區是府城福地的主穴場,有一道龍脈在台地上蜿蜒而來,筆者尋找這條龍脈的位置卻尋出龍脈的危機,龍脈原來和縱貫鐵路垂直交會,從二0一八年中開挖的鐵路地下化工程無可避免地將挖斷府城龍脈。

 日前鐵路工程局集結大批人馬機具要強制拆除新樓醫院前的張姓民宅,因一口古井的現世而停工,這口井的位置和水位引發古河道和地下水的探討,讓人回想海安路地下街的歷史教訓。

 張家水井所在地是德慶溪在鐵路以東數條支流的發源地之一,水井以南道路隨著地形微微上升,到東門陸橋南側人行地下道一帶為最高點分水嶺,往南地形降低進入竹溪流域,此分水嶺即龍脈所在,筆者自二0一三年開始觀察南鐵東移地下化工程,在我的認知這些顯於外的土地正義、文化資產、地下水文、都市縫合、城市發展的議題,對府城城市命運的影響都遠遠不及於這隱於內的龍脈大破壞。

 所有契機都已消逝,筆者不再呼籲救龍脈,當東門陸橋北側還在做最後的緬懷搶救,陸橋南側輕舟已過萬重山,府城無人願意面對龍脈議題,在內心不敢否認龍脈,對外卻羞於述及龍脈,深怕迷信、反動、迂腐帽子扣上,在現實人心已疏離龍脈的當前,失去龍脈也不奇怪了。

 但風水人本分,筆者當盡提醒言責,歷史上府城曾經二次龍脈事件,第一次是一八二三年曾文溪洪水壅塞鯽魚潭北流出水口,潭水南溢沖斷分水嶺龍脈,從此台江浮陸航運失利,間接導致政治經濟重心轉移台北。第二次是當代府城人的集體記憶,海安路地下街斷了五條港的龍脈,敗了中西區的地理,造成中西區沒落,這是慘痛教訓換來的經驗。現在府城面臨的是第三次龍脈事件,鐵路地下化對府城城市命運的衝擊將是四百年來之最,這件事筆者「危言聳聽、妖言惑眾」數年,在近幾個月即將驗證。

 走在府城巷弄中,悠悠歷史時空凝結,近四百年時間的建構,台南府城在台灣最細緻縝密的風水架構中發展,有順天應人的巷弄時期,有都市理念的現代化過程,現在進入竭澤而漁開發至上的大更新思維,連龍脈現象也有天災和人禍的階段性破壞現象,在這不可逆的進程中,龍脈論述還有必要嗎?筆者長年關注龍脈議題,在整體台灣乃至全球性龍脈環境問題浮現,台南府城不可挽回的龍脈犧牲,在當下時空必須有積極的意義,這個寶貴的經驗在龍脈觀的演進及人類看待這極深層的環境議題上將深具啟發性。

 最重要的是,當劇變來臨時當知「絕地脈」,此府城之罪也。人心歸向是事件原點,這認知有助於龍脈事件後的復甦。               (作者為龍脈研究者)


熱門新聞 - 南方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