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城廣角鏡〉防治登革熱應多一點科學、少一點政治

  • 蘇嘉宏
  • 2019-06-22

 登革熱成為政治話題,我們看到了幾個荒謬的防疫場景。有人在臉書寫著:「去年高雄因登革熱死了十五人」,事實上,去年高雄本土登革熱確診十二人,沒有人死亡;肯定地再說一次,沒有人死亡!富於防疫現場實戰經驗的醫師表示,事實上,自一0五年入夏之後歷經一0五、一0六、一0七年,高雄已經三年沒有人因為登革熱死亡,而這過去三年的入夏後本土登革熱總病例數是十八人,平均一年六人。

 再亂說,《傳染病防治法》五月底修正通過部分條文,違法散布流行疫情謠言或不實訊息,且足以對公眾或他人產生損害,罰金上限將從現行新台幣五十萬元調高至三百萬元,在臉書或社群媒體上散布疫情謠言,要考慮到被截圖向衛生主管機關檢舉而害人害己的嚴重後果。

 其次,登革熱疫情持續擴散的同時,因為政治活動導致單位時間內感染熱區(警戒區)人口大量四處在北回歸線以南地區移動,會否影響疫情?也是我們必須考慮的。須知估計每五位感染登革熱的人,只有一人發病,其他四人為無症狀感染者;無症狀者自以為健康無虞而四處移動,極易在他處遭蚊子叮咬再傳染他人,尤其是人群聚集之處。所以,儘管雖然無症狀,還是具有傳染性,這也就是為何經常找不到本土病例的感染源的緣故。

 人口大量移動,對於感染熱區的居民來說,到區外活動確實是「增加風險」,但機會不大。只是,因為無症狀而無法辨識,也因登革熱在法定傳染病的類別上,也不屬於要強制住院。所以,在缺乏有效對策下,通常只好不去強調。

 往年遇到選舉年,人口移動加上熱衷選舉導致有防疫漏洞之虞,或許是過去四年大流行的元兇之一?不過,疫情影響因素太多,四年大流行並不顯著,甚至這幾年已經被打破,從公衛的角度投入更多的科學研究遏制疫情絕對是救苦救難的義舉。

 每年本土登革熱案例數常是以入夏以後起算的原因是,登革熱疫情常會延續到隔年年初,在確定登革熱沒有越冬的情況下,以每年五月起算當年的疫情,登革熱三至十四天潛伏期,大約至九到十月達到疫情高峰期。

 另外,雖然冬季時天氣轉冷,但南台灣氣溫仍適合病媒蚊生長,疫情可延續至隔年一月結束。因為確診的平均隱藏期是一點八一天,時間相當短。證諸這三年中央與地方聯手建置有效的基層防疫網功能發揮下,很有效的降低擴散的可能性,疫情應是相對樂觀的,完全可以不必恐慌。

 最後,登革熱是環境病,但現在登革熱成了「政治病」,如何評估登革熱防治做得好不好?一般只關注確診本土病例數,其實有其複雜性,登革熱防治工作指標還可以有:「積水、容器、水溝陽性率」、「成蚊指數」、「確診病例、通報病例隱藏期」、「境外確診病例進入社區率」等等,還是一句老話:多一點科學防疫,少一點政治口水!

(作者為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


熱門新聞 - 南方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