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視窗 〉大陸擴大開放外資 台灣卻難分一杯羹

  • 李沃牆
  • 2018-04-26

 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提出放寬市場准入等多項措施。大陸在經濟發展轉型及美陸貿易爭端升高之際,擴大開放外資應有其經濟戰略目的。習近平在「十九大」工作報告已強調向世界開放,此次重申擴大對外開放,主張維護多邊貿易關係,應在於加強對外開放力度。

 大陸為何要擴大對外開放?無非是大陸已由世界工廠,蛻變為全世界市場,開放是必然要走的路,例如「一帶一路」就是大陸版的全球化;既然是全球化,就須對外大幅開放。長期以來,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懼怕大陸崛起,「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

 但習近平強調開放,聲明大陸經濟發展是市場機會並非威脅,意在化解此種論調。再者,大陸對外開放可引進更多的資金、技術及人才,進而邁向高質量的經濟發展;同時促進金融現代化,深化人民幣匯改及走向國際化,可謂一石二鳥。

 最受矚目的應是中國人民銀行(央行)行長易綱公布的十二條金融開放措施,包括今年六月底取消資產管理公司、銀行、證券、基金、期貨與壽險公司等外資持股限制;年底前開放信託、消費金融等外資准入六項要則。

 大陸加入WTO後,市場逐步開放,金融開放較晚。二○一三年簽署的《兩岸服貿協議》,大陸給台彎的優惠勝於外資,遺憾的是服貿在立法院卡關,台灣也就失去先機。目前大陸金融開放不同於服貿,已不再獨厚台灣,而是針對所有外資開放。

 那麼,國銀能否分到這杯羹?顯然頗有疑慮。二○一四年,金管會主委曾銘宗誓師打亞洲盃,為台灣銀行業點燃一股新動力。台灣位於亞太地區中心,以往是外國企業進入大陸的跳板,且台灣製造業成熟,高科技領先全球,理應具有天時地利優勢。但因金融法規鬆綁不足、國際人才缺乏、外匯管理制度保守、金融稅負不具競爭力,加上政治因素而喪失許多先機。金融業要打亞洲盃,除了掃除上述障礙之外,就是要確立主戰場。主戰場不在日本或東亞,而在大陸市場。

 政黨輪替後,兩岸關係生變,不僅服貿協議仍舊卡關,自由經濟示範區胎死腹中;兩岸金融合作會議也宣告停止;金融業在大陸市場遭逢阻礙,部分銀行只好撤守,配合政府獎勵授信方案,轉戰不可預期的新南向國家。

 但沒有大陸市場,台灣能打亞洲盃嗎?答案不言可喻。截至二○一七年九月,本國共有十四家銀行在大陸設立分(支)行及子銀行;大陸在台則有三家分行及二家辦事處。本國銀行大陸分行獲利並不穩定,二○一一年獲利僅三點四億(台幣,以下同),二○一二至二○一四年逐年提升至三十六點二億,二○一五年人民幣開始貶值,國銀匯損增加,獲利明顯減少,二○一五及二○一六年分別為十九點七億、六點三億;去年人民幣匯率相對持穩定,國銀獲利成長,才出現四十二點三億佳績,但未來仍充滿不確定性。

 令人憂心的是,兩岸關係由炙熱降至冰冷,要重修舊好愈加困難。近日中共舉行實彈軍演,軍機連續繞台飛行。台灣股匯市雙殺,正反映投資人對兩岸關係的疑慮;外資也因地緣政治風險升溫,連續在台股賣超。後續可能衍生的效應不容小覷,未來如何因應變局?政府及金融業應慎思。

(作者為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熱門新聞 - 寰宇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