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視窗 〉跨界吸取養份 藝術無疆界已成主流

  • 楊淑芬
  • 2018-07-05

 二○一八年音樂界最大驚奇是普立茲音樂創作獎頒給黑人饒舌歌手肯卓克拉瑪(Kendrick Lamar),是普立茲設立音樂獎項以來,首位嘻哈音樂得獎者,引起不小震撼。嘻哈音樂首度登堂入室拿下大獎,不下於諾貝爾文學獎頒給鮑伯狄倫(Bob Dylan),顯示藝術無疆界已成主流。

 普立茲獎是新聞界最高桂冠,一九四三年開始除了新聞獎之外,也頒發七項創作獎,音樂獎項過去都頒給古典音樂或是爵士;從未進入思考或得獎名單的流行音樂,尤其是饒舌音樂,卻首度拿下大獎,面對外界質疑,普立茲官方特別聲明「對音樂界的肯定,從來不分類別」,同時也發表對肯卓克拉瑪得獎作品《DAMN》的肯定,盛讚「結合在地的語言和強烈節奏,精準描繪出現代非裔美國人的複雜困境。」

 許多人認為從普立茲獎的肯定,看出嘻哈音樂的價值和對社會的正面影響,當然也立即聯想諾貝爾頒給鮑伯狄倫,當時最大的爭議是歌詞是詩嗎?歌詞算不算文學?音樂歌手鮑伯狄倫是文學家嗎?諾貝爾獎都把文學和音樂的疆界都打模糊了,普立茲獎顯然只是腳步跨開一點。

 藝術創作上跨界,是彼此吸取養份,也吸呼更多新鮮空氣,在舞蹈裡,電影《舞力對決》已經將芭蕾舞者與街舞群湊在一起跳舞,跳出新境界,現實世界中芝加哥多元文化舞蹈工作室也創造一種新形式Hiplet舞蹈,就是把Hiphop和Ballet湊在一起,舞者穿著豔麗不羈的多彩襯衫,踩著芭蕾硬鞋,放膽跳街舞。

 許多人對硬鞋敬謝不敏,覺得失去街舞的自然狂放,但是Hiplet仍在發展中,還有無限可能性,這種新形式的舞蹈毋寧是賦與發展百年,格式嚴謹的古典芭蕾完全解放的機會。

 街舞不僅能和芭蕾結合,也竄到古典音樂中,網路上非常火紅的馬友友和小巴克(Lil Buck)合作的聖桑《天鵝》,馬友友已經習慣與不同藝術家共同合作,在巴哈靈感中,馬友友與馬克莫里斯芭蕾舞團合作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第三組曲,當時轟動一時,膾炙人口,這回和街舞舞者合作,則更自由更輕盈。

 兩人彼此搭配,馬友友尚在調琴時,小巴克已經在一旁自然舞動,合作看似隨興隨意,卻天衣無縫,彷彿兩者各有獨立精神,組合一起卻更令人拍案叫絕;經典的大提琴音傳出,小巴克的舞蹈溫柔又強韌,優雅踮腳滑移,時而憂傷時而歡愉。上傳影片的導演Spike Jonze 盛讚這是他從未見過的表演,是「藝術成分極高且非常驚人的表演合作」。

 最近引起高度注意的還有經典的莎士比亞劇,英國Forced Entertainment劇團「桌上莎士比亞」(Table Top Shakespeare),沒有演員,沒有佈景,用香水瓶子演出亨利四世,以除臭劑代表維洛那二紳士,麵粉袋就是第十二夜裡的鬼點子女僕…

 舞台上,和中國相聲一樣,只有說書人和一張桌子,以及一旁的瓶瓶罐罐,完整演出莎士比亞劇本;因為沒有詩,沒有韻文,沒有角色獨白,就只剩下故事本身,說書人出神入化的引導,瓶瓶罐罐物件化身為莎士比亞筆下所有人物,而且隨著故事演進,亨利四世香水瓶在倫敦塔裡被殺的時候全場瀰漫著死前的恐懼…

 藝術演出打破疆界,開創嶄新劇場新形式,是不可逆的潮流,「藝術沒有專利,世界沒有偏見」是香港「沒有製作劇團」的名言,也正是藝術界的新主流。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


熱門新聞 - 寰宇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