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視窗 〉 媒體新科技加持 世足賽更精彩而清晰

  • 趙哲聖
  • 2018-07-19

 集精彩與驚奇過程的俄羅斯世足賽暫告終止。綜觀此次世足賽,在運用「媒體」這樣載具與轉播的過程中,又往前邁進了一大步。

 就從比賽本身來說,運動結合新科技,俄羅斯世界盃第一次引入影像助理裁判技術VAR,由三十三個高畫質直播攝影機,以各種角度拍攝場上狀況,資料畫面能即時傳送給「隱藏幕後」的VAR裁判團隊,在比賽過程有疑慮,如紅牌、犯規與越位所造成的進球、十二碼罰球等情事,現場裁判就可啟用VAR系統,與虛擬裁判一同審閱影像紀錄,以重播影像輔佐人眼觀察盲點的缺失。

 VAR果不出其然成為此次世足賽的焦點。支持新技術者認為裁判更能精準評判,當年阿根廷馬拉度納於英國門將前,靠著「上帝之手」將球碰進的狀況不再發生。但也有非常多球員批評,有些情況根本不需要使用VAR就能做出判斷,而觀眾嗨看比賽流程,也因為VAR暫停而失去趣味,可以說正反兩極評價皆有。

 盛夏俄羅斯球場,在法國對陣烏拉圭進入四強的比賽中,透過HD高畫質的轉播,清晰可見一隻蜻蜓飛進法國門將洛里口中;或是巴西名將內馬爾多次倒地演戲,地上打滾的畫面透過轉播重現,「內馬爾滾」成為另類嘲諷運動員失格的代名詞。這些都是媒體所呈現「真」的一面。

 而轉播權的爭奪與呈現,在此次世足賽也進入新里程。電波大戰在每次大型運動就會上演,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在世足比賽期間,呼籲主管機關應出面協調讓公廣集團的華視可播出所有世足賽事,保障民眾可「免費」收看權益。

 電視訊號演變,從微波無線的發明,到同軸線纜,接著訊號又升上空成為衛星電視,近來網路與通訊的數位電視已經成形,觀看電視也從寡占、昂貴、擺放在公眾客廳,到便宜的進入寢室和個人化手機。時下,數位匯流提供多樣化的全媒體多螢幕OTT應用服務,電視早已變形,新媒體已經強力進攻原本既存的遊戲規則。

 世足賽集合商業利益,也因此運動賽事的轉播金,走向昂貴與平台間的角力戰爭。愛爾達與中華電信網路MOD拿到此次世足賽主要轉播權,而屬於傳統無線台和有線台的華視,到十六強後才加入轉播。

 「必載」的轉播精神,已經從此次世足賽開始「質變」,頻道爭奪本屬在商言商,網路方式拿下獨家轉播代理,勝者為王,觀眾付錢享受進球快感。

 法克冠軍戰,台灣不重複收視人次近一百三十萬,網路收視率衝上五點六,MOD在世足賽期間也新增十二萬訂閱戶,影像導入4K技術帶給球迷視覺效果外,隨時拿著手機移動收視行為,連結金融、遊戲、3C通路、運彩、超商等廣告商機的綜匯,在此次世足經濟學,因轉播平台位移而變化。

 在台灣代表公眾精神、免費有廣告的無線電視,已內化必載到有線系統而衰敗,有線電視在轉播權與內容掌握上,已經被網路電視給追上。科技轉變,電視本質化的改變,當商業凌駕到公眾之上,看電視已經如同網路交易模式,繳交費用高低才能享有頻道數量的多寡;而未來多螢幕OTT應用服務,勢必大舉進攻原本運動轉播的遊戲規則。

 看電視轉播世足賽的原始樂趣與權力,消費者說了算且主導權越來越大,四年後的世足賽,媒體涉入的角色勢必更加精彩。

(作者為開南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熱門新聞 - 寰宇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