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視窗 〉人行力阻人民幣貶破七,背後大有文章

  • 李沃牆
  • 2018-08-16

 自美中貿易摩擦於今年四月升溫後,人民幣也隨之走貶;而正當人民幣瀕臨六點九關卡之際,中國人民銀行終於出手阻貶。人民幣貶值不是正好可以促進出口、抵禦貿易戰的衝擊?那為何人行又要阻貶?其實背後大有文章。

 首先,人民幣走貶易造成外匯流失:中國大陸在過去幾年中,資金外流相當嚴重,檯面上累積已超過一兆美元;而檯面下流出的金額,據公安部的數據,去年地下錢莊交易總額超過一三七○億美元。去年一月人行的外匯儲備僅二點九九八兆美元,之後逐漸回升至今年一月的三點一六一四兆美元;但隨著人民幣貶值而波動加大,五月已下降為三點一一○六兆美元。顯見,受貿易戰影響仍有部分外匯流出。

 近期人民幣明顯走弱,為防堵再次出現資金大量外逃,中國大陸國家外匯管理局正全面嚴查螞蟻搬家、地下錢莊、內保外貸、虛構貿易合同、虛假轉口貿易等五大資金非法外流渠道。

 其次,人民幣走貶,房地產風險升高:就中國大陸廣義貨幣供給M2增長率而言,二○○九年因全球金融危機,為供應市場寬鬆資金,刺激投資及經濟成長,該年之M2年增率為百分之二十八點四二,曾創下十八年來最高;但寬鬆的貨幣供給卻流到房市或金融資產上,以致房地產產生泡沫危機。

 據統計,中國大陸在二○一二年之前商品房銷售額每年約為當年新增M2的一半;但二○一六年已超過百分之八十,而二○一七年則已破一倍。這情況說明,放出來的錢幾乎都進了房地產。截至今年六月,M2已超過人民幣一百八十兆,占全球發行量的三分之一,更為歐盟及美國加總的兩倍,金額之大,實在驚人。

 而大陸的房地產總市值已經超過四百三十兆人民幣,為GDP的五倍、M2的兩倍、A股總市值的八倍。十年時間,居民槓桿率由百分之十八上升至百分之五十;而居民儲蓄率卻由百分之四十八點八下降至百分之七點七。在日益膨脹的債務,規模龐大的銀行壞帳下,一旦人民幣過度貶值,經濟下行導致房地產重跌或崩盤,則可能衍生全面性的金融風暴。

 第三,人民幣貶值,外債上升:據彭博統計數據顯示,二○一七年,中資企業海外發行美元債約一千八百億美元,今年可能再創新高。中國企業累積總負債已達十四兆美元,在美元持續走強下,以美元計價的外債壓力升高。再者,無論是負債率(外債餘額/GDP),債務率(外債餘額/貨物與服務貿易出口收入)及償債率(中長期外債還本付息與短期外債付息額之和/貨物與服務貿易出口收入),均顯著上升。坦然言,一國之外債餘額增加將對金融系統和企業部門產生衝擊,不容小覷。

 君不見,各國央行莫不以維持貨幣穩定為目標。因為,貨幣不穩則經濟不穩、經濟一旦不穩則民生不穩;民生不穩,國家將亂,國家慌亂則國危矣!人行相當了解人民幣貶值的後果,短期內自然不會讓人民幣大幅貶值。正如人行參事盛松成所表示:「中美都不希望人民幣大幅貶值,也不存在所謂的均衡匯率,目前人民幣不會破『七』,因為這是一個心理關口」。

 然而,受土耳其里拉崩跌危機影響,八月十三日人民幣離岸價差點失守六點九元價位;渣打銀行預期,明年上半年就會失守「七」整數關卡。看來,人行堅守匯率穩定仍有一番苦戰。

(作者為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熱門新聞 - 寰宇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