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閱讀>一則成長故事 《我的過動人生》

  • ■蘇惠昭
  • 2019-07-16

 很早以前就聽說過吳沁婕,知道她是昆蟲老師,過動兒,以及出櫃的女同志。但過動兒與女同志的書我之前讀過數本,而昆蟲與我的人生距離很遠,雖然買了一整套的《法布爾昆蟲記》,也純粹是被他的故事吸引,想想看,一個人,把45歲以後的人生都花在專心觀察/紀錄昆蟲,當然也飼養以窺探其秘密生活,這人又是個博物學家,文筆如詩人且幽默,他寫的書,無論如何都要先收藏下來不是嗎?

 根據過去的經驗,某一本書,總是會等到某個鐘聲響起的時刻,就像有個開關,一旦打開了,就算再老再廢,我相信我總有一天會認真的讀《法布爾昆蟲記》,10大冊。

 吳沁婕可能就是在我進入法布爾之前,老天給我的信號。

 一口氣讀了《我的過動人生》、《為什麼一定要一樣?》和《昆蟲老師上課了》,總的感覺,是被灌注了一股強烈生命力,恨不得面前馬上出現一隻甲蟲。莫怪她會紅,莫怪小朋友大人都喜歡她--不知愛家盟會不會禁止小孩去報名她的昆蟲課?

 三本書總合起來,說的是一則成長故事。

 吳沁婕和妹妹是異卵雙胞胎,一個單眼皮一個雙眼皮,一個用右手一個左撇子,一個喜歡樂高一個玩芭比娃娃,一個是美美的公主,一個是安靜不下來的小猴子。對於自己喜歡的事,聽故事,畫畫、運動、昆蟲,小猴子可以專心到遺忘整個世界,但對不喜歡的事,譬如整理,她完全沒辦法做到。上學後,當老師把課講得乾燥無味,她會在底下一直說話,最嚴重的一次,她被告狀,也是小學老師的媽媽完全失控,發狂的打她,「我到底要怎麼跟其他老師說為什麼我的小孩不能好好上課?」媽媽哭著問她,她也哭了。

 答案必須很久以後才浮現,她是一個「自我感覺良好」的過動兒,但在尚未知曉答案之前,媽媽便主動修正了態度,那是一種覺察與智慧,知道何謂真正的愛,當吳沁婕因為不想上學而裝病,媽媽的理解是「如果一個孩子需要裝病,她就是生病了」。

 多麼幸運的孩子啊!

 而吳沁婕的求學過程,看似順遂卻不斷的跌跤,她考上松山高,卻因為留級而轉學。她考上台大,但不是她的第一志願昆蟲系。她確診為過動,開始服用藥物,直到大四才轉系成功,但當通往昆蟲路上的磕磕絆絆一一化解,在成為「昆蟲老師」後,雲散日現,她成為台灣第一個把「昆蟲課」講成熱門行業的昆蟲人,也寫書畫畫旅行運動演講,因為做的都是自己喜歡的事,所以有著用不玩的力氣,永遠在燃燒,於是大人小孩無不受到感染,這一切都歸功於「過動」。

 我不理解過動,卻能理解那種「做自己喜歡的事」的幸福,地球又熱又擠又不平,能夠享受這種幸福的人並不多,或許這就是吳沁婕的成長故事如此打動人的原因吧!


熱門新聞 - 中華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