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啊!就來碗剉冰唄!

  • ■劉洪貞
  • 2019-07-18

 中午高溫飆到三十六點度,熱啊!我經過一家冰品店門口,看到一個大招牌。招牌上有個臉盆般大的碗,上面裝滿了雪白的剉冰,冰上淋了誘人的糖水,讓人為之垂涎。

 在大熱天看到這麼大碗的冰,我心中湧上一股涼意,也想起了六十年前,和弟妹們一起吃剉冰的快樂情景。那年頭沒有零嘴,在四季如夏的南台灣,我們這些小蘿蔔頭最大的心願是,每年都能吃到剉冰,即使一年就只吃到那麼一次,也就心滿意足了。

 那時候一碗剉冰是兩毛錢,我考試或參加其他的比賽,只要是第一名領了獎狀,媽媽就會給我一毛錢當作鼓勵。每次拿到一毛錢,我都藏在枕頭底下不捨得用。因為我想累積到兩毛錢時,可領著弟弟妹妹一起去吃一碗剉冰,好讓大家開開心心。

 每次存到兩毛錢後,我們兄弟姊妹就手牽著手,到附近的雜貨店買剉冰。剉冰的碗和現在一般盛滷肉飯的碗極相似,碗口寬寬淺淺的。老闆先在碗底放兩片醃過的楊桃片,它的味道是酸溜酸溜的。然後右手搖著剉冰機,左手上的碗就隨著從剉冰機裡滑下來,綿密的如白絲般的剉冰轉。

 當碗裡的剉冰尖如山時,就在上面淋上一匙,深粉色的糖水,當老闆把剉冰放在桌上,我們姊弟會相視而笑,那種歡喜和滿足溢於言表。

 當我們把它伴均勻後,開始你一匙我一匙的吃了起來。我們心裡很明白,只那麼一小碗,一個人分不到幾匙就吃完了。為了延長吃剉冰的時間,享受那份難得的快樂,我們會非常有默契的,讓剉冰在嘴裡多停留一下下,再滑下喉嚨。這種讓冰在嘴裡慢慢融化的感覺真的很有趣,我們一直就用這樣的方式,讓每一次吃剉冰的時間變長。

 當剉冰吃完時,或許老闆看我們意猶未盡,大家還在舔著湯匙,就會把我們的碗拿去加些糖水,讓我們都能多喝一口糖水再手足舞蹈的回家。

 小時候能吃到剉冰對我們來說,是很難得很值得期待的。為了要滿足口腹之慾,我們都努力學習,讓成績一直很穩定。

 現在的冰品非常多元,但是,我還是喜歡當年的簡單口味。熱啊!就來碗剉冰唄!


熱門新聞 - 中華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