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 ■徐正雄
  • 2019-07-19

 途經三重,想起在三和國中附近開早餐店的曙萍。

 她是三重里民寫作班的資深學員,每次上課,她都因為早餐店善後,帶著滿臉疲倦姍姍來遲;同學們聚餐時,她也常因為工作關係,無法參加,這次聚會她又缺席了,我決定到店裡拜訪她。

 從大陸嫁來台灣的曙萍,為了家計,剛開始在一家早餐店兼職。

 十多年前,少數台灣人對陸配的工作能力存著質疑,曙萍應徵工作時,早餐店老闆娘詢問曙萍能否看懂繁體字,盡管曙萍指著履歷澄清疑慮,老闆娘還是要帶著曙萍到外頭,隨意指著各式招牌,要曙萍大聲念出招牌框框裡的文字。

 通過考驗,曙萍以為可以在早餐店好好打拼,無奈,大家仍無法相信曙萍,每次點餐出錯,就把矛頭指向她,無論曙萍怎麼解釋,都無法讓同事放下既定成見。為了改變大家對她的看法,曙萍決定在百忙之中寫文章投稿,這對來自書香世家的曙萍而言,一點也不困難!連著數篇作品都被報紙副刊錄用刊登,當曙萍拿著印有自己名字的報紙給同事和客人看,大家都是既驚訝又讚賞。

 不過,寫文章並非早餐店工作者必備的技能。

 早餐店需要的是靈敏、動作快、記憶好…最好有三頭六臂。曙萍努力以赴,很快便把早餐店數十種餐飲組合倒背如流,並熟記每位客人長相與喜好,不待客人開口就能說出客人所需,迅速做出餐點,如此貼心與出色表現,很快便獲得老闆娘青睞。

 然而,在一次力挺同事的過程中,曙萍失去了工作,但,危機也是轉機,獨立自自主的她,在失去工作的當天下午就找到店面,開啟了屬於自己的早餐店。這家早餐店,不但實現了曙萍的夢想,她更進一步想要買了屬於自己的房子。

 可代價就是忙碌,自己的時間很少、腸胃不好,也挪不出時間寫文章,頂多只能來上上寫作課,欣賞別人的文章。曙萍說她在等待,等房貸繳清的那天,就是她放下鏟子、拿起筆,不!應該說是雙手在鍵盤跳舞的那一天,只是那一天不知還要多久才能到來。

 我不免為好朋友感到可惜,她的興趣嗜好甚至可說是另一項才華,被現實給耽誤了。

 假日中午,我在曙萍早餐店等待她的空檔,準備和她聊幾句,不料客人一波又一波,看完三份報紙,煎台上的鏟子依然和熱騰騰的鐵板激烈交戰著。幾度想告辭,又覺得或許等一下曙萍就能得空,就這樣,耗去了一頓飯的時間,曙萍依然忙碌著。

 最後,我只等到一杯奶茶和歉意。其實比較抱歉的應該是我,無預警的來訪,想必帶給曙萍壓力。但轉念一想,這大概就是真正的友誼吧,親眼目睹朋友的日常,盡管只是空白等待,或許比聊天更能理解朋友處境的艱難。

 離開早餐店時,和曙萍約了下次和寫作班同學一起聚餐,其實也不知道聚會能否成真,但至少,這個約定讓我們對未來有了期待,也願意繼續等待。


熱門新聞 - 中華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