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

  • ■紅荳
  • 2019-07-20

 你是一瓣檸檬,他們,是一壺淡藍的蝶豆花茶,相遇時,交融為美,為豐富的顏彩。

 課前的上午,你會用一盞茶的時間,安安靜靜的在前額排練一堂作文課的進程。以一則有趣的故事,一場文字遊戲暖身,令他們心甘情願的抓耳搔腮、蹙眉尋思、下筆爬文…。

 此時需要一壺茶。蝶豆花、檸檬、一點峰蜜。

 蝶豆花富含的花青素遇酸變色。原本淡藍色的蝶豆花茶加了檸檬後,由淡藍、紅…幻化為旖旎的紫紅色。

 一二年級的學生不少無政府主義的信徒,教你見識蒼蠅王的原始與失序。作文社團是隨機組合的一盤散沙,沒有導師,沒有謀合期。況且很少人會喜歡「一直寫一直寫…」的作文課。一年級艾艾說他們班有個特別皮的男生也報了作文課,還有哪個班的誰誰誰「要注意!」一道被馬克起來的警示符號,身為授業解惑者,誰不怕那些害群之馬使一個班秩序失控呢?況且貪玩的你既不夠嚴肅也不強悍。

 不夠兇的老師可能遭致的報應:學生很喜歡你,但是可能爬上你的頭撒把尿諭示這是他喜歡的地盤。至此天下混亂難以平靜。你不是要他們「乖乖」的,你要他們活潑而專心。

 這個弱字化的時代,文字是一行行跑馬燈,以迅速的奔跑經過眼球表面,除了僅供辨識的符號,文字已經失去了它的份量與雋永,大量的訊號更被翻譯為圖象,節省大腦處理資訊的時間,如果不是為了考試,誰還會愛上作文呢 而你,你著迷於文字煉金術,在思考的火焰之前召喚逐漸失去的手工慢活文明。

 很多堂課過去了,如同摸慣的琵琶,輕攏慢撚抹復挑,漸漸順手…。

 一年級的J,第一天是哭著被拎進來的,百般的不情願。Y,戴著口罩進來,露出來的眼睛和肢體語言說明了一切,小小的身體側著45度角,成功的表達了他的抗議,抗議被大人送進這間他所不樂意的作文教室。你可不管,一副作文課多麼有趣的樣子。

 哭著的J作了很久的木頭人,沒有觀點,沒有可表達的,現在則嘰嘰喳喳的以口說、以文字,J寫作時搔頭搔得凶,寫到一半常抱怨「老師,沒靈感!」。生氣的Y,第一堂課的後半段已摘掉口罩露出稚真的笑容,他畫了好幾堂課的圖,卻只吐出短短的一行不成調的文字,你耐心等他…。

 「畫得真好真好,我好想知道你畫的這些圖是什麼意思喔,你可以寫在旁邊說明給我聽嗎?」你說。

 他開始附上旁白說明,不自覺的漸漸把塗鴉兌換為文字。其後為了那大量的旁白而無暇畫圖。

 「老師我都沒時間畫圖了。」他大呼著。

 你看著滋長的方塊字,揚起唇角。

 許久之後,你想起艾艾說的,他們班「很皮很皮的」男生,那隻害群之馬究竟是誰呀?

 「就是Y啊!他在我們班很不乖,都不上課。除非他很喜歡上的課。」

 呼!未嘗看過很皮的Y一點不遺憾,你吐了口氣。


熱門新聞 - 中華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