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摯的祝福

  • 文、攝影/劉驊
  • 2019-07-20
  •  無尾鳳蝶選擇在離地板半公尺高的萬年青上入定

 早上,照例到陽台為幾個不大不小的盆栽澆水,意外發現停駐在邊角萬年青的枝葉上等待羽化的蝶蛹,已經破開,一隻穿著亮麗彩衣的無尾鳳蝶,靜靜停在蛹的前端。

 看那蝴蝶的翅膀,已脫離了濕軟的狀態,艷麗非常,可以說已經成型,再看那頭上兩根長長的觸角,也漸漸向身體前端挺直,想必是羽化已有一段時間。彼一時刻,大概也不需等待多久,只要牠願意,便可以一展蝶翅,飛出陽台,開展牠美麗的一生吧。

 無尾鳳蝶的羽化,通常,在羽化前一天晚上或更早的時間,從蝶蛹可以看出一些跡象的。

 羽化之前,蛹體會從先前的顏色漸漸變深,會隱約透出蝶翅上小小的斑塊,若再仔細看,還可以透過蝶蛹薄薄的外皮,看到蝴蝶翅膀的色彩。

 昨天在陽台澆水時,看那蛹還是很堅實的土黃色,心想著那無尾鳳蝶還是一副想賴在蛹裡的樣子,不想出來欣賞百花已經齊放的春天,而卻在今天早上突然想見見這世界了。


 其實,這隻無尾鳳蝶,從牠停止進食、連夜跑了大約有4公尺遠的萬年青上定絲成蛹開始,到牠羽化成蝶這一刻,算算已有81天了。

 從過去觀察無尾鳳蝶的經驗了解到,從蛹到羽化成蝶的過程,大多只要11天左右,而這蝶卻在蛹裡多待了近三個月才成蝶。

 想必是牠選擇了以蛹的形態過冬的,這對我來說是第一次看到,但聽說大多數鳳蝶都是這樣的。

 過去幾年,大多在11月底左右,陽台就不見蝴蝶幼蟲的蹤影了,一直要等到第二年5月以後,才有機會看到無尾鳳蝶前來陽台繞著檸檬樹飛舞、產卵的身影。

 而這一隻無尾鳳蝶,卻是今年年初到陽台澆水時,在玉蘭花、馬拉巴栗等枝葉層層遮蔽下的葡萄柚葉子隱密處發現的。

 發現牠時,牠還是一隻大約一公分大小的幼蟲。

 都過了年,陽台還有蝴蝶幼蟲的活動。或許這也是暖冬的緣故吧,我想。

 一公分,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灰灰白白的,像鳥屎一樣不顯眼的幼蟲,當也是一些早起鳥兒的對象了,若非牠躲在葉子底面,恐怕早就被吃掉了。

 經驗告訴我,能被我發現的,就一定會被鳥類發現,尤其是白頭翁。


 大約十年前,曾無心把料理後的檸檬種子撒在盆栽裡,幾年後,在一盆盆長大的檸檬樹上,沒長出檸檬,卻長出一隻又一隻的無尾鳳蝶來。在最茂盛的時候,一年大約有十來隻無尾鳳蝶,在陽台成功羽化。

 看著一隻隻無尾鳳蝶從卵從幼蟲,到成蛹、羽化成蝶,不斷數算著牠們生命的轉化期程,什麼時候會蛻皮變成綠色的蟲體,什麼時候會成蛹,什麼時候會羽化,甚至下雨、颱風、大太陽下的牠們怎樣生活,一天吃多少葉子,為什麼食量會突然大增,為什麼會吐出兩條像蛇信般紅紅的東西,為什麼會放出那麼臭的味道等等等等,透過鏡頭,的確也為自己增添了不少生活情趣,尤其是看著牠們小小生命成長的過程,內心也著實充滿喜悅。

 可是,生態是整個大自然的。太多的蝴蝶幼蟲不僅造成檸檬樹的負擔,同時也引來了像是白頭翁等鳥類的覬覦。在往後幾年檸檬葉不夠,以及白頭翁的頻頻造訪下,當年那份榮景已經不再,甚至有一、兩年的時間,檸檬樹長不出一隻無尾鳳蝶來。


 早上羽化的這隻無尾鳳蝶,可以說是檸檬樹以及葡萄柚樹等盆栽經過這一、兩年來的休養生息,才得有年初無尾鳳蝶的再度產卵而化育成功,這過程當然也受到白頭翁或綠繡眼鳥類的威脅。

 因為有過去慘痛的經驗,所以在發現那一公分左右的幼蟲當下,決定用超級市場裝過蔬菜,打有小洞的玻璃紙袋,像套芭樂一樣,連枝帶葉,把牠可能出現的路徑套起來,讓空氣流通,讓陽光照得到,也讓白頭翁看得到卻是吃不到。

 雖然是這樣,雖然是暖冬的一月,卻也曾遇到天氣突然轉冷,在十幾度的低溫下,看到牠凍得好長一段時間動也不動,真怕牠被凍壞了。

 幸好牠捱過來了。

 終於,牠得以在一個我無法預測的夜晚,向下爬出玻璃紙袋,在陽台這頭爬到那頭,最後選擇在離地板半公尺高的萬年青上入定。


 羽化後的這隻無尾鳳蝶,看到這繽紛世界,肯定另有所悟。牠沒等到我晨泳回來讓我用相機仔細端詳,便匆匆離去,毫無蹤影。

 看著那只留在萬年青上的淺棕色蛹皮,一種人去樓空的感覺。

 是一種悵然。

 或者,也可以說是一種喜悅。

 一種圓滿。

 一種彼此間真摯的祝福吧!


熱門新聞 - 中華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