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仔受傷了

  • ■王立中
  • 2019-07-21

 隔壁公寓大樓屋頂建有遮雨棚,樑上鋪木板再覆以鐵皮;棚之靠樓牆一側,也覆以鐵皮做為邊牆。麻雀不在棚內木板層啄洞築巢,因常有人進出頂樓門晾衣。卻在牆外突出屋頂的內木板層啄洞築巢。筆者住五樓,從浴室窗外望去,常見麻雀從隔樓屋頂木板層的兩個大窟窿出入。由此可見麻雀是十分謹慎的鳥類,為其家庭的安全,絕對不會在顯眼的地方築巢。

 早上眾人在公園遊樂區旁的石板上練氣功操,筆者亦添列其中一員。練操時並不專心,因為每天均隨領操者依樣畫葫蘆,不看也會。反去注意哪隻鳥從樹上飛下,在地上找蟲吃;沒有別的原因,只是好新鮮。

 有隻麻雀從大榕樹梢到某塊石板與遊樂區界牆之間的狹窄草地上,定點來回飛行十數次,似乎在幫助草叢中的另一隻鳥;但稀疏的草刃遮遮掩掩,像掛起的簾子,讓人分辨不清簾後的動態。最後發現草後果真有一隻幼鳥,只有前鳥的一半大,應是其子女。後鳥似乎受傷,無法飛翔。附近人多,麻雀媽媽很著急,想把鳥仔帶離此地。

 下操後我手指傷鳥給友人看,他問在哪兒?逐步接近傷鳥。我說別嚇著牠。他說只想知道牠傷到哪一部位。鳥仔還是嚇得拖腳向前衝,左前肢貼地滑行,無法伸直,似乎帶血,滑向媽媽;狀至可憐,讓人不忍卒睹。鳥媽媽就在一旁守候,態勢神聖莊嚴、氣吞山河、威不可犯。好像在說:有我在,誰也不許碰我的小孩。鳥媽媽離圍觀傷鳥的人群只有三、五步。平日想拍麻雀照片,若離牠不到二十步,牠早飛了;不用望遠鏡頭,可得的最佳近距離照僅是小黑點而已。鳥媽媽哪來的勇氣?不顧自身的安危,膽敢與人群對峙;只因其子女陷於危難,欲伸手救援,不得不然。大家都不是獸醫,幫不上忙,留在那兒反討鳥嫌,遂逐漸散去。但願鳥媽媽能想出辦法照料鳥寶寶的傷勢。


熱門新聞 - 中華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