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我的愛

鄭詩蓉(作者係中山醫學大學醫社系教學助理)
發佈時間:2009/01/09
案情:
 97年5月中國大陸四川省汶川縣發生規模七點八的大地震,造成嚴重災情,不僅人員傷亡、家庭破碎、房屋倒塌、交通中斷等物質層面的重創,心理層面的創傷更是無以估計。喪親兒童出現難以入睡或無法沉睡,及地震事件反覆痛苦地在夢中出現;在生理上也會出現全身無力、頭痛、或其他身體不舒服的症狀,有些孩子也出現吸吮手指頭、尿床的情形。

解說:
 兒童身歷地震發生、親友喪亡,可能合併引發創傷後壓力症候反應與失落哀傷反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即是當一個人暴露於重大創傷事件中,如戰爭、天災、地震、車禍或親人死亡,使其本人的生命受到嚴重威脅而產生極度害怕、無助、恐懼的狀態。其症狀有三:

 一、為創傷事件的影像、思考和感受屢次重複出現在腦海和噩夢中。

 二、持續避免接觸與此次災害有關的刺激與情境,且無法回憶創傷事件的重要片段。

 三、過度警覺反應,以致無法入眠,注意力不能集中和易發怒。

 而喪失親人產生的悲傷行為相當廣泛,每位孩子哀傷反應的型態不盡相同,例如有些孩子會出現強烈的情緒反應,有些則是情感平淡、不說話。其反應通常與個人平常面對重大挫折及危機性生活事件所累積的處理經驗有關。經歷急發性悲傷反應的人,大致有以下正常的悲傷行為:

 一、認知方面:

 父母死亡發生後,孩子會因無法預期死亡的發生,而不願意相信死亡的事實,例如:「媽媽明天會回來。」甚至孩子會認為父母親仍在身邊,想再尋回失去的親人。有些孩子會認為自己是倖存者,無法幫助父母逃離死亡或是將災難錯誤歸因,例如:「一定是我不乖,所以才會發生地震」,因而出現罪惡感。

 二、感覺方面:

 孩童與親人分離最常有的感覺是悲傷,而表達悲傷的形式有很多種,通常以哭泣行為最常見,而有些孩子們則是發現無能為力改變死亡的事實,認為父母不應該如此丟下他們會感到憤怒,再加上災後情境的改變,會讓孩子感到焦慮與無助。

 三、行為方面:

 (一)睡眠障礙:難以入睡或是睡夢中出現地震的景象而驚醒。當災難在睡夢中發生,也會造成孩童將災難與睡眠錯誤連結而不敢入睡。

 (二)食慾障礙:孩子過度進食或是拒食。

 (三)社會退縮及退化行為:孩子受到語言表達和認知能力的限制,無法完整表達心裡的感受,而出現自我防衛的行為。

 (四)心不在焉、無法專心:孩子經歷一段麻木的時期,對於外在的刺激都不感興趣,也無法專心在某件事物上。


方法:
  失落反應若無適當地處理與情緒宣洩,會形成個人的未完成事件,阻礙與現實及他人接觸,進而影響日後正常功能的運作。在處理孩童失落的經驗時,需注意幾項基本要點:創造信任開放的環境、提供清楚且明確的簡短敘述、具真誠及同理、花時間討論失落的經驗、讓兒童自由感受及表達可能的情緒。

 一、重新建立安全感:

 孩童經歷喪親之痛需給予更多的注意與關心,可安排原本孩子就熟悉的親人陪伴在身邊,儘量給予兒童安全的感覺,用語言安慰他們,用身體接觸,譬如擁抱他們,讓他們覺得不孤單;或是給予親吻、握住孩童的手,都可以增加孩子的安全感。除此之外,孩童在面對未來如何生活、在哪生活等生活上的問題,存在許多的不確定感,因此可給予孩童語言上的再保證,如「別擔心,阿姨會陪著你長大,你不會只有一個人。」

 二、協助兒童處理表達的或潛在的情感:

 積極傾聽孩子的經驗,鼓勵孩子說出自己的經驗和情緒。有些孩童的表達能力較弱,可透過畫圖、著色、繪本、遊戲及說故事的方式了解孩童對此失落經驗的感受,協助孩子指認情緒且賦予個人意義,並幫助孩子接受自己的經驗和情緒,了解這是正常的感覺。協助兒童處理失落的情緒,能使孩童不被這些感覺所壓倒,才能發展積極正向的因應方式。

 三、修正不正確的想法:

 孩子對於父母親突然逝世會出現非理性的信念,例如:「一定是我不乖,所以爸媽才會離開我」、「爸媽不在了,以後不會再有人愛我」等個人化的想法,使外在事件與自己發生關連。這些想法會影響孩子的感覺,應和孩子指認出這些想法,確認其正確性,且透過認知重建的過程,與孩子解釋死亡的意義,討論孩子對死亡的感受與看法。親人死亡對不同年齡層的孩子有不同的意義,如五歲以下的孩子認為死亡是可逆的,感到逝者仍然存在;九歲以後的孩童已知永遠死亡的觀念,對死亡意義接近事實,因此,應給予不同年齡層面的孩童正確且可認知的死亡觀念,有助於改變孩子對失落事件的想法和感覺。最重要的是認知重建,並不是否定他們的想法及教條式的灌輸觀念,而是站在孩子的立場同理他們的感受,讓他們從不同的角度看待災難事件。

 四、建立新的支持網絡,將情感注入新的關係中:

 對於失去雙親的孩子來說,重建一個新的支持環境是很重要的。評估孩子的需求、適應情形及資源多寡,安排其近親照顧、其他家庭或是安置機構接手照顧,與學校師長及相關輔導機構密切合作,共同陪伴孩子走過喪親之痛,一起成長。如果新環境可以提供較佳的生活照顧,對於心理復原有正向的影響,並且協助兒童逐漸適應父母已經不存在,漸漸地將情感活力轉而投注在新的生活。

 五、適時轉介專業輔導機構:

 除了正常的悲傷型態,有些兒童可能會出現複雜性的、病態的悲傷形式,例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出現自殺的念頭、隱藏性悲傷、憂鬱症、過度恐慌害怕等。可安排轉介給精神科醫師、臨床心理師、諮商心理師及社工人員等專業輔導人員,給予專業的評估與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