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禁、髮禁、制服禁的不遵守-問題出在孩子身上嗎?

魏季李、顏世華(作者係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研究發展室主任暨助理)
發佈時間:2009/05/01
案情:
 新竹某私立中學進修部,本學期要求所有染髮的學生將頭髮染回黑色,連有孕在身的女同學也如此被要求。該校學生指出,學校威脅以記過或退學等方式處分不遵守規定之學生,但校方回應,校規係經家長會同意。有些學生染髮顏色及髮型過度誇張,不易辨識,且教育部亦回函校方,指稱私立學校如果經「民主程序」決定之規範,學生應當遵守。
 彰化市某縣立國中每月需進行一次服裝儀容檢查,且嚴格規定學生頭髮樣式,若經初檢、複檢不過者,要進行愛校服務,並要求家長到校。校方表示,對於頭髮檢查尺度已經放寬,且只有少數學生做不到。


解說:
 教育部於九十四年七月二十四日宣告完全解除髮禁,同年八月九日行文至各公私立高中及政府各相關教育行政單位,主旨為「學生個人髮式屬於基本人權範圍,學校校規不得將髮式管理納入學生輔導管教及校規之範圍,並不得藉故檢查及懲處,請查照」。換言之,既然學生的髮式屬於基本人權,依中華民國憲法第22條規定,在不妨害公共利益與社會秩序的前提下,人民的自由與權利,應當受憲法保障。據此而論,學生在未妨害他人的情況下,應當有自己決定髮式的權力,那何以各公私立中等學校可制定出違憲的服裝儀容規範呢?
 就習慣性而言,當規範已制定一段時間而有所改變時,原已適應這規範的人難免有其不適應,加上管理者若因管理權被剝奪而動搖其自身價值時,有可能會使掌權者無法適應新的教育方式,或產生內在衝突而不自知,反而以「學生應有當學生的樣子」、「學生花時間弄頭髮就會沒時間來唸書」、「經濟弱勢學生因為無法做頭髮而產生心理的負擔」等言論來對髮禁解除之想法予以反駁。
 若髮禁不是以學生主體為思考出發點,將可能會陷入學生自身自主權與家長、師長的管教權永無止盡的戰爭,不僅無法幫助學生成長,也讓學校與學生、家長與子女間的信任感產生危機。


方法:
 其實成年人並不需要把解禁當成毒瘤,解除髮禁、鞋禁等禁令其實對於教育學生確實有著以下助益:
 一、培養學生自主能力:教育的目標無非是培養學生獨立自主、自制與自律的能力,讓學生從學習管理自己的服裝儀容開始做起,進而培養學生獨立的人格,同時也讓學生感受到自己被師長「信任」。
 二、還給家長管教權力:時下很多家長將子女的管教全然交給學校代行,而學校解除髮禁、鞋禁等禁令之用意是要將這些屬於家庭教育的部分重新回歸家長,讓家長有機會參與子女的成長,也讓家長學習尊重和信任自己的子女,引導孩子從管理自己的頭髮中學習自我負責。
 三、回歸學校教育本質:學校教育之目的並非在禁止學生做什麼,而是尊重、包容、接納各式各樣的學生。學校和師長的信任、尊重和接納,反而更易培養學生群性、自治、守紀律和負責任的態度。
 若能依照上面的方法,給予學生完全的尊重和包容,將方針回歸到教育的本質,方能教導出獨立、自信、信任、尊重、包容和接納特質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