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的哭泣-談受刑人家庭的支持服務

張耐、鄒育汶(作者係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少福利學系教授暨研究生)
發佈時間:2010/08/13
案情:
 雅晴自從先生入獄後,就開始不喜歡也不敢出門,因為一踏出門口,鄰居就會指指點點:「快看!快看!就是她~那個殺人犯的太太。」雖然她內心感到難堪受傷,卻仍表面堅強地從未掉過眼淚。直到今天,去幼稚園接兒子回家時,兒子哭著訴說:「小朋友都說以後不跟我玩了,還說爸爸是殺人犯,以後我也會變成殺人犯!嗚嗚~媽媽!殺人犯是什麼?你不是說爸爸出差到很遠的地方,過一些時間會回來嗎?為什麼他們要這樣說爸爸?嗚嗚……」雅晴頓時心如刀割,幾乎崩潰,不知該如何向孩子解釋這一切的一切。

解說:
 近來大眾熱烈關切與討論「廢除死刑」的議題,被害人之家庭受到高度的同情與支持,但加害人之家庭則被認為是惡有惡報,因此冠上「殺人犯的太太」、「強暴犯的小孩」標籤,歧視對待。然而事實上,犯罪事件往往造成兩個家庭的悲劇與巨變,非單方面而已。上述案例著實存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且根深蒂固地烙印在我們的價值觀。雖然近年來不斷推動「修復式正義」概念,但仍以宗教團體去協助受刑人之家庭的服務工作倡議為多。一般社會大眾對於這樣的教化信念是缺乏概念的,仍認為這些受刑人家庭成員也是罪有應得,但事實上他們所承受的壓力與辛苦實在是外界難以體會的。

方法:
 其實我們不該將這些過於苛責的連帶責任歸咎於這些家屬,對於這些被社會排除的邊緣化家庭,以及無辜家屬所飽嘗犯罪牽連的無奈與苦楚,應給予較公平的對待,甚至必要時伸出援手協助其家庭功能的恢復與傷痕的撫平,至於懲罰就留給那些犯錯的當事人吧!
 在此從預防與治療兼顧的觀點提出下列7點建議,以免受刑人家庭因困境而衍生更多問題。
 1.心理諮商:為了讓受刑人家庭有能力去抗衡外界異樣的眼光,可透過心理諮商,漸漸學習調適內疚、憤怒等負面情緒,並給予自我肯定的相關訓練,導向生活新方向。
 2.就業輔導:當受刑人家庭有經濟需求時,可安排申請有條件式的契約技能就業訓練等扶助,以紓緩其家庭經濟負荷。
 3.資源網絡:除了家人、親友、社區等非正式支持體系,受刑人家庭可多加利用福利資源的網絡,如紅十字會、更生保護協會等團體所提供之資訊與支援。
 4.關係修復:除了修復親子與夫妻間的關係外,更應促使受刑人在家庭的支持力量下,能更有動力改變,甚至可設法安排與協助受刑人家庭與被害人家庭進行修復、道歉等儀式對話,讓雙方均更有能量從創傷中走出來。
 5.關懷追蹤:將受刑人之家庭列為「高風險家庭」,進行追蹤協助,避免「代間犯罪」或「攜子自殺」等問題產生;並設計重建家庭功能及價值釐清的相關方案,預防因「角色缺位」或「無人教誨」而導致代間犯罪輪替的命運。
 6.倡導工作:教化社會大眾對於加害人之家庭成員,不要予以標籤化及牽連的懲戒,特別是受刑人之子女(畢竟孩子沒有自己選擇父母的權利),並且宣導受刑人監內服務的「感化服務」及「替代勞役」,讓社會大眾對於受刑人在復歸路上給予機會。
 7.轉換環境:如受刑人之家屬仍無法被社會接納、諒解,可設法轉換至另一個新的環境,甚至選擇另一國度,開始新的生活,千萬不要輕易放棄自己所選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