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是我爸!阿嬤是我媽!-談單親隔代教養家庭的隱憂

翁慧圓、陳湘淇(作者係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社資處處長暨專員)
發佈時間:2010/09/24
案情:
 小義的爸爸嚴重車禍造成四肢癱瘓,媽媽不堪長期照顧壓力而選擇離開,小義從國小就和弟弟跟著高齡70歲的阿嬤相依為命。阿嬤由於體力和年齡限制,只能靠著資源回收維生,每個月不固定的收入。家裡堆滿回收的瓶罐和報紙,住家環境十分破舊擁擠、髒亂。小義和弟弟總是有一餐沒一餐地過生活,一碗飯分成兩餐吃,或打包學校的營養午餐回家「加菜」。
 阿嬤不識字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更遑論教小義功課。升上國中的小義常翹家、蹺課,每天下課都在網咖逗留,作業沒交、功課跟不上,家庭聯絡簿上從沒有家長簽過名。小義不知道什麼是家,更不知道他的未來在哪裡!


解說:
 台灣家庭結構變化太快,單親、隔代、寄養家庭型態普遍出現,這些家庭並非問題家庭,但現實問題考驗下,隔代教養家庭不論經濟狀況,還是對孩子的照顧時間、教養能力,多半比一般家庭少掉一半以上,尤其原本為被照顧者的祖父母卻成為主要照顧者的「阿公爸爸」、「阿嬤媽媽」,故隔代教養家庭除予經濟援助外,更需關心孩子的課業輔導、教養問題以及交友情況,尤其正值青春期孩子同儕影響十分深遠,若阿公阿嬤不懂孫子的內心世界,往往因為少了家裡的關心和注意,容易結交不良的朋友而誤入歧途。
 對於這群「拖老命」扮演保母的阿公阿嬤,體力負荷、身體健康以及罹患疾病產生的心理情緒問題等,照顧孩子時是否會產生不當管教的兒虐問題。隔代教養家庭並非全是負向的結果,有些孩子在這樣的環境中培養獨立自主的能力,學會如何分擔家務,也更貼心懂事。故期盼透過更多元面向的協助與支持,彌補隔代教養家庭功能不足的地方,避免這些孩子成為邊緣化的孩子。


方法:
 1.祖父母多主動尋求社會資源支持:
 祖父母可多主動尋求政府單位、親友、村里長及各地家扶中心協助,如急難救助申請、生活照顧服務經濟或實物補助、親職教育諮詢等。祖父母若能更了解孫子女的內心世界,可避免管教方式過度「寬鬆放任」或「忽視冷漠」,孫子女也能夠更加感受到阿公阿嬤真正的關心和用心。
 2.學校老師多關心隔代兒生活狀況及課業協助:
 許多隔代兒因家庭背景,容易產生自卑心,成績表現不佳,無法受到師長的關愛,回家又缺乏長輩的鼓勵,容易走上中輟一途。因此,老師應給予個別化、不同程度上的照顧,使隔代兒在生活和學習上能獲得更多的協助。
 3.隔代兒主動尋求專業的諮商與輔導:
 單親、隔代兒的自信心較一般學生不足,學業、交友同儕關係遇到難題不知道找誰詢問,因此隔代兒較同年齡孩子易罹患憂鬱症或誤入歧途。建議遇到問題可找學校輔導老師、各地家扶中心社工老師、各地諮商中心的專業人員尋求支持與協助。各地家扶中心都有家扶之友,是由接受本會扶助成長自立的青年組成,這群大專生能分享自己的親身經驗,給正值徬徨的弱勢孩子支持。
 4.學校社工師的設立:
 學校人員都有其角色與專業功能,老師以課業為主,輔導老師則專責心理諮商輔導。弱勢家庭孩子容易遭遇家庭暴力、性侵害、校園霸凌等問題,都需要學校社工師與學校老師、輔導老師扮演不同的角色及功能,共同協助孩子解決危機與困境,避免孩子落入不良的偏差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