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有尊嚴地漸漸老去

張耐、陳寶惠 (作者係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系教授暨研究生)
發佈時間:2011/04/08
案情:
 98年初,高雄一名媳婦長期照護臥病的婆婆,心力交瘁,精神崩潰,終於用枕頭悶死了婆婆。
 99年底,83歲的王老先生,不忍老伴病魔纏身,以「安樂死」為由,親手釘死老妻。
 善美因為先生工作常出國的關係,所以婚後仍在南部娘家附近工作。婆婆因身體尚硬朗而獨居北部,兩夫妻會利用休假時北上探視。婚後七年,她們並未生育,然而跌倒後的婆婆體力日衰,已不再適合獨居了,善美這對夫妻面臨著兼顧工作與照顧老母的兩難情境,到底該怎麼做才好呢?


解說:
 台灣人口老化快速,老人的困境和照顧已是刻不容緩的社會問題,政府亦積極規劃相關社福方案。96年行政院通過「我國長期照顧十年計畫」,98年核定「友善關懷老人服務方案」,99年各地方政府已設置了1645個關懷據點,為老人送餐。然而,在台灣有86%的老人希望與子女同住,也希望能夠「在地老化」,在家中自然老去,但是正值事業高峰的子女也有自己的人生路要走,當年邁及貧病老人的長期照顧負擔落到女兒或媳婦身上,往往易因此陷入「永無休止」的困境。
 「家」,是不是一個當父母年老欠缺自理能力時,可以不必被送往機構而能安心終老之所在?「家」,是不是一個讓子女開展人生,又可以兼顧工作與親情的地方?年長者期望可以安老含飴弄孫,年輕人則希望在職場打拚後可以有優質的生活,但即使年輕夫妻選擇不生小孩,卻無法規避照顧長者的責任。不管是年邁的婆婆,或正值壯年的夫妻,都有其生命階段的任務。
 正處於「年輕成年期」的善美,面對的是自己和長輩的關係;婆婆則身處後期生活的家庭,面對自己生理的衰退與終老。若善美選擇將頭腦清楚、尚可拄杖行走的婆婆送往安置機構,未免有些不忍,若聘用外勞照顧婆婆,則又面臨資格上的限制、申請的時程、費用及外勞居住的問題等,故善美於工作外,又多了一項生活課題。


方法:
 一、雙方開放溝通:婆婆與子媳以理性的心態好好傾聽,並尊重彼此的心聲與需求。共同商量出共識及可行的方法,達到雙贏的結果。只要有心就不難。
 二、參加支持性互助團體:參與具有共同問題的組織,建立互助團體,可以加強成員彼此間的支持系統、增加同伴關係,透過照顧技巧之指導,團體成員間的資訊分享及經驗交流,結合集體力量、增強照顧的技能,以減低照顧者的生活壓力,並加強共同解決問題的能力。
 三、連結支持網絡:結合家屬排班,提供「貼身」照護及洗澡、餵食、入廁等個別需求。有的親友或同事可支援「輔助」,幫忙採購或提供資訊。至於「護理」則由專業人員照顧,並善用「志工」服務,以補家庭人力之不足。
 四、運用社會資源:透過各社政單位的「長期照顧管理中心」,可得到多項服務,包含居家服務、日間照顧、家庭托顧、居家護理、社區及居家復健、輔具購買或租借、住宅無障礙環境改善服務、老人營養餐飲、喘息服務、交通接送等。
 五、建構公營系統:政府應加速成立公營化社區型的平價托老及照護系統,使政策立法與服務合一。如果能夠整合「居家式」、「社區式」和「機構式」的服務,互相配合成為一個照顧的連續網絡,才能提供老人完善的照顧需求,以及照顧者的喘息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