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霸凌

王靜珠(作者係國立台中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發佈時間:2011/05/20
案情:
 校園霸凌事件頻傳,教育部吳部長曾舉辦「防治校園霸凌執行計畫」會議,期盼各級學校共同致力消弭校園霸凌,建立友善與安全校園。雖然部長積極策劃,總統也非常關切,但霸凌事件仍繼續發生,如基隆某高中生毆打公民課女教師。

解說:
 學生的霸凌行為竟延伸到毆打管教學生的老師,且被打的還是「公民科」的女老師。該學生不僅對老師動粗,還說:「你憑甚麼管我!」為什麼已是高中學生,卻還不懂「尊師重道」?我們的社會高唱「愛的教育」、「零體罰」與「人權」,但卻變相地踐踏了教師的尊嚴。
 我們的教育政策是提倡愛的教育,教師應以「愛心」、「耐性」教導學生,使學生成長進步,但也應適當權衡老師的「權力」和學生的「權利」。曾幾何時學生竟變得如此囂張,說出如此不當的言語,證實了防治霸凌不只是學校的責任,更應落實家庭、學校及社會共同合作。
 當我就讀中學時就有校園霸凌,當時學校對行為不良的學生只是記過或開除,似乎不像今日學生的暴力行為已嚴重影響校園寧靜及學生安全。
 近來教育部長宣示霸凌暴力學生要送警法辦,筆者認為我們固然不能縱容暴力學生所犯的錯誤,然而也不能把他們的犯罪行為完全歸因於學生,筆者以為釜底抽薪應重視教育的核心價值,從仁愛為本、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的教學原則,對學生實施「教育愛」。


方法:
 一、學校方面:
 (一)教師應具備人師典範:教師不僅對學生傳授知識技能,還要教導學生做人處事的道理,並身體力行。教師若能實施教育愛,將教育視為責任,且認為施教是樂趣而無所求,透過因材施教重視個別差異,教而不厭,悔而不倦,任勞任怨,犧牲奉獻,相信學生會尊敬老師。
 (二)實施民主化行政管理:學校工作人員要有「服務」而非「特權」的理念,校長應對老師的工作應和睦督導,尤其對擔任行政工作的老師,如訓導處及輔導室,更要注意職責分明,勞逸均衡,且能兼顧合作與協調,如:為了落實輔導工作,除嚴重的暴力行為送警法辦外,亦能增列經費增設輔導人力,學校才能做好訓輔工作,營造良好的學習環境。
 二、家長方面:
 (一)重視嬰幼兒社會行為的關鍵期(Critical Periad):社會學家把嬰幼兒社會行為視為「關鍵期」,認為嬰兒能在母親的懷中享有餵食母奶的幸福,則會甜靜地安睡;如果嬰幼兒期得不到溫馨的母愛,成長後會對人冷漠,且易發生反社會行為。犯罪心理學家研究犯罪行為都追溯到兒時,正因為嬰幼兒期已塑造人格雛型,甚而影響終生。為防範青少年兒童犯罪,首應重視家庭教育,培育稱職的父母為第一要務。
 (二)對幼兒不放縱不溺愛:管教的原則不妥協,鼓勵幼兒學習控制情緒,認識自我,時時加重兒童的責任感,對自己負責任的態度。
 三、媒體方面:
 目前台灣的電視、報章,每天報導的是天災人禍、社會亂象及八卦緋聞,不堪入目的低俗膚淺畫面播了又播,對青少年兒童產生了負面的示範及文化侵害,期盼電視台能節制且理性評估觀眾的需求,主管單位亦應認真審查,嚴加約束督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