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但我停不下來-談兒童及青少年強迫症

陳嘉玉(作者係朝陽科技大學學生發展中心專任諮商心理師)
發佈時間:2011/06/24
案情:
 莎莎是國二學生,從小品學兼優,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但從上學期開始,莎莎出現上學遲到、功課遲交等,老師告知父母後,他們才發現莎莎的生活也有了異狀。
 首先莎莎早上起床時會花很多時間把文具及課本從書包裡一個個拿出來檢查,再一一放回書包,只要覺得不對勁,莎莎就會清空書包再重來一次,並花時間把書包裡的每一樣東西擺到她想要的位置。
 經父母了解,才發現莎莎只要沒把東西放好,就會一直擔心,甚至寫作業及考試時,也堅持要把每一個空格都依自己的方式寫得整整齊齊,因此莎莎無法如期完成回家功課,考試時也沒完成所有題目。父母覺得莎莎只是求好心切,關心後便沒有放在心上,直到莎莎的狀況越來越嚴重…。


解說:
 強迫症是另一種在青少年及兒童時期發病的精神疾患,部分強迫症成年患者表示,童年時已有類似症狀,卻沒有特別在意。莎莎的故事和很多強迫症的孩子相同,他們各自有各的行為,卻同樣有著重覆且讓人困擾的想法及行為。
 強迫症孩子的行為其實你我都可能有過,例如:因怕病菌所以洗手、因怕失火所以檢查瓦斯開關,或因為想寫整齊一行字而修改已寫好的文章。只是強迫症孩子發生的次數及頻率太多,多到讓他們都感受到困擾。以下是他們常見的狀況:
 一、強迫性思考:不論他們想不想要,都會不斷地在腦海中出現的想法、衝動或影像,而孩子本身也會因重覆性太高無法中斷而感到挫折及壓力。當強迫性思考過度出現,孩子便會開始想要「做些什麼」,才能讓這樣的想法消失或感覺好一些,這些行為即所謂的強迫性行為。
 二、強迫性行為:為了減少強迫性思考帶來的不舒服,便產生強迫性行為。這些行為可能是外在可觀察的,像莎莎不斷整理書包,或不斷洗手、不停打掃等;行為也可能是別人無法觀察的,如默數、祈禱。在進行強迫性行為時,因強迫性思考而造成的內在焦慮會暫時降低,也強化強迫性行為的發生。
 三、抗拒及長期化:強迫性行為發生的次數異於平常後,孩子會開始認為強迫性行為是沒有任何意義且過度,開始擔心自己的狀況,於是抗拒強迫性行為,可是又會因強迫性思考而高漲的焦慮或緊張,最後只能順從強迫性行為的發生,以降低焦慮或緊張。重覆這樣的歷程後,強迫性行為便長期佔據患者生活,成為生活的一部分。


方法:
 大部分強迫症的孩子初期都想自己控制病況,甚至隱暪情形,直到無法隱暪或飽受痛苦後,才尋求家人或師長協助及願意就醫。在接受治療後,有些孩子可能在一段時間後康復,有些則起起伏伏,時好時壞。我們可依下列方式協助他們:
 一、環境:建立良好的支持環境,包含醫院、家庭及學校,讓孩子在治療過程中不會因病況造成太多的關係衝突,如在家中建立合宜的生活常規,讓孩子不會因強迫症而改變太多生活作息。
 二、目標:與孩子一起建立小小的、可完成的目標,而不是完全禁止強迫性行為。過多的壓力可能助長強迫性行為,因此可依孩子的狀況彈性改變計畫,讓孩子持續地朝目標前進。
 三、鼓勵、不責備:強迫症不是孩子願意的,因此責備並無法減少強迫性行為。相對地在治療過程中,家人的鼓勵會是最好的獎賞,只要有進步,即使再小也應給予鼓勵。
 四、不比較:治療過程中,病況會時好時壞,因此不要用比較的態度去質疑孩子是否不夠努力,只有持續給予溫暖及支持的環境,才最具療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