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愛更寬廣-喪失監護權的母親

張耐、曾淑華(作者係靜宜大學社工與兒福所師生)
發佈時間:2011/08/26
案情:
 薇薇和喃喃的父母任職教育界,二人在大學相戀,畢業後步入禮堂,曾過著幸福美滿的婚姻生活。但卻在追求更高學術,無法獲得婆家認同的過程中,彼此漸行漸遠,多次爭執,終讓婚姻劃下休止符。 
 進入警局映入社工員眼中的場景是,姊弟分別坐在角落,眼眶含著淚珠,臉上露出無奈。薇薇說:「爸媽離婚前,總是問我和弟弟要跟誰同住。現在離婚了,這惡夢卻還沒結束。我的監護權歸媽媽、弟弟歸爸爸,但爸媽都希望和我們同住。現在我一個月才能與爸爸見面2次,以前爸媽工作很忙時,會讓我們自己在家,現在卻成為爸爸用來要求我與他同住的理由。」喃喃說:「以前我做錯事時,母親以愛的小手打我2下,可是父親卻帶我到醫院驗傷,作為爭取監權護之證據。他們都說愛我們,但從未真心了解我們,只把我們當物品般爭奪。」薇薇和喃喃的話敲醒了媽媽,離婚爭的是什麼?是面子?是孩子?還是…?


解說:
 有些離異的父母,為了爭奪子女的監護權,雙方對簿公堂,忽略孩子是自己的,也是對方的,讓孩子面對彼此的衝突,只會更加傷害他們的心靈。台灣現行法律規定父母離婚時可協議子女監護權事宜,通常對子女監護權的安排有下列幾種方式:
 1.單方監護:由離婚夫妻的一方取得法律上未成年子女的監護權,另一方則不具有監護權,但可要求會面交往的權利。
 2.共同監護:父母雙方共享監護,但子女僅與父母其中一方同住,具事實上的監護,有權決定子女之一般性日常生活事務。
 3.分割監護(個別監護):2名子女分別由父母親各自監護,且雙方均有子女會面交往之權利。
 許多父母決心離婚時,因對監護權及親職的了解有限,都以為失去監護權等同失去孩子。事實上監護權是父母應給未成年子女健康安全成長的環境,而不是將子女視為私有財產,希望子女不會因父母離異而被剝奪與其中一方相處或見面的機會。這些考量符合維護兒童身心健康、促進兒童正常發展、保障兒童福利為目的,而非給予父母之權利。
 喪失監護權的一方,心中難免千頭萬緒,擔心無法與孩子生活在一起,對方照顧孩子不周。許多離異的父母始終感到內疚與自責,孩子也面臨著被棄的感覺。有些母親甚至無法面對現實,憂慮孩子的未來,也怕失去自己在孩子心中的地位。


方法:
 爭奪監護權的過程通常是彼此折磨、兩敗俱傷,孩子不在身邊的日子,媽媽該如何自處,方能不讓生活失序?
 1.良性的溝通:決定離婚要清楚地想透,爭小孩是因為嚥不下這口氣嗎?孩子是獨立的個體,有他自己的人生路要走,一切不可強求,宜先冷靜與前夫討論孩子的福祉。
 2.經常的聯繫:無論與孩子的距離多遠,都應該設法多與孩子保持聯絡,約定時間打電話、傳簡訊、即時通及書寫日記等方式。相處的質更勝於量,相聚時間不見得要長,內心能否貼近才是重點;我不做孩子的保母,卻可以做孩子的心靈捕手。
 3.建立好關係:把握與孩子相處的時間,陪孩子看場電影、吃晚餐,營造輕鬆、信任的氛圍,孩子也就會敞開心靈。
 4.尋找好支援:放下自憐的包袱和沈重的負擔,尋求親友支援及專業協助,可及早走出逆境。
 5.開創新人生:自由的媽媽可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一個健康快樂的媽媽才有能力對子女伸出雙手。努力為自己生活、為生命負責,讓孩子看到一位快樂、自主、進取、自信的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