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 酒 酒

王靜珠(作者係國立台中教育大學幼兒教育系名譽教授)
發佈時間:2011/11/18
案情:
 記得幼時在父親的公司,有位會計主任在一次員工聚餐時,豪飲喝到酒醉,不但大聲傻笑叫罵,還動手打人,一位平時彬彬有禮的人酒醉成了「瘋人」。這個故事深深烙印心底,使我終身「恨」酒,我看到別人喝酒,就會勸人家少喝。
 適量飲酒作樂或療養製藥時,酒是恩物,但目睹今天飲酒者的亂象已深深影響社會安寧。一個婦人因丈夫豪飲,屢勸不聽竟跳進水深至胸的大水溝裡,幸及時被救。新北市消防隊女隊員賴女士,在三重區重新橋救護車禍傷患時,遭疑似酒駕者自後方撞傷,因流血過多送醫救治,不幸膝蓋以下截肢,毀掉她幸福前程。


解說:
 某街上停滿搬運洋酒的大小卡車,車上滿載一箱箱洋酒,日夜不停裝卸,由於車子流量過大,因此常常發生車禍,干擾附近居民的安寧。一位由美國返國的朋友住在附近,他感慨地說:「台灣人都不需要睡覺嗎?這樣大的洋酒總銷售站設在住宅區,實在非常不恰當,希望政府能正視市民的生活品質,協助改善環境。」
 某些店面常斗大地寫著-「○○洋酒」,寬廣的房舍內,牆壁都釘滿層層貨架,擺滿一盒盒包裝華麗的中外名酒。如果這些洋酒是「書」,該多好!現今靡麗為尚,奢華成風,寧不知「富人享受一瓶名貴的酒,是窮人多少頓的餐飯啊!」我們皆知社會亂象多半發生在夜店狂飲,據統計,夜店的客人多為年輕人,甚為正在求學的青少年,台中市夜店大火的慘劇就是很好例證。矯正病態的社會現象,首應由加強取締未立案核淮的不良場所著手,加強青少年教育的輔導。


方法:
 1.父母要有正確身教示範的理念:
 品德行為的發展與養成始自幼兒,正當良好品德行為來自父母身教,孩子的塑造性及模仿性強,有樣就學樣。一位豪飲朋友的兒子已經60歲了,公餘常請他來家中吃飯,餐飲喝酒時,他要求我換大杯,且每次都乾杯,他豪爽地說:「不要怕我喝醉,我5歲開始,父母就訓練我喝酒,父親說,長大要有飲酒應酬的本領,才能有好的發展。」我們知道幼童在6歲前的黃金時期,身心發展尚未完成,不適宜飲酒,而且飲酒過多易導致肝硬化,甚至轉為肝癌,對身體的傷害極大。這位朋友當天在我家,因飲酒過量就醉倒了,不雅的姿勢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到深夜,對他飲酒行為的不雅表現,足以證明他父親對孩子的品德教育是錯誤的引導。
 2.嚴懲酒駕是當務之急:
 報紙電視幾乎天天都報導酒駕車禍,大部分人好像事不關己,很少主動關心,雖然政府已訂有最低酒測值的罰則規定(酒測值若超過每公升呼氣0.25毫克即成立酒醉駕車),酒醉駕車者多以罰鍰了事,但有錢的肇事者根本不在乎罰款。筆者以為對酒駕肇事者應拉高刑則到「蓄意殺人」或「殺人未遂」等級,甚至永久吊銷執照。
 案例中撞傷賴女士的酒駕者,經酒測值超過公共危險罪的標準,被送往板橋地檢署,檢方訊後諭令以5萬元交保,如此輕微懲罰,酒駕者也不知道歉。試想賴女士值勤時被酒醉者撞傷截肢的重大事故,對她已造成嚴重身心傷害,法官竟如此輕易判案,我們深感法官的倫理教育、同理心的修養有加強必要。賴女士所屬「台灣藍衣天使救護服務協會」在臉書上發起要求「重判酒駕撞救護員的肇事者」聲援活動,短短幾天就有3萬多名網友參加連署(見聯合報一百年十月四日的生活A6版),期盼政府重視酒駕肇事的法令從速修訂,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