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與不說---淺談一位新台灣之子的雙重弱勢

楊漢章(作者係朝陽科技大學學生發展中心全職實習心理師)
發佈時間:2011/12/02
案情:
 小二的阿威因媽媽係越南籍,與其他17位新台灣之子,獲邀參加學校每週三中午舉辦5次的40分鐘團體輔導活動。阿威在輔導課中常顯得跟不上老師指令,回應也較緩慢,鮮少與其他同學交談與嬉鬧。老師進一步關心阿威在「聽」的部分是否比較吃力,阿威驚訝地反應:「你怎麼知道的?」阿威表示:「媽媽說不可以跟別人透露,所以班上導師並不知道右耳失聰的事。」阿威肯求老師不要向其他人透露這項秘密。

解說:
 阿威媽媽因國籍差異,容易覺察到文化差異及台灣主流文化的優勢性,因此媽媽容易將教養中的要求與禁止之行為,以文化差異、自身弱勢性的感受,無形地傳遞給阿威。阿威接收到「因為我跟別人不一樣,所以我要…,我不能…」等訊息,促使阿威容易因此形成自我貶抑或低自我形象的危險因子。這種因文化弱勢而造成的低自尊,易影響阿威的情緒管理與人際互動關係。
 另一種弱勢是阿威因右耳失聰所構成的生理上弱勢。一個右耳失聰的小二男童,努力運用有限的聽力方能跟上學業進度,並試著調整聽話的身體姿勢以偽裝正常聽力,足見其學習上將面臨很大的辛苦與挑戰。是什麼因素促使阿威與媽媽選擇保密、獨自承受壓力,而不願尋求專業協助以解決問題,或許「弱勢」的處境對阿威媽媽與阿威所造成的巨大威脅與壓力,勝於獨自面對的痛苦。然而,伴隨保密而來的代價,直接影響阿威的在校生活,如選擇逃避的方式與他人溝通、人際支持不足。長期的心理壓力,對阿威自我概念的健康發展有極大的影響。


方法:
 1.同理:向阿威表示有聽見他擔心被發現弱勢的害怕與羞愧感,以及為保守秘密而付出的代價。「阿威,老師知道你很擔心被別人發現秘密時,別人會怎麼看你,你會覺得很丟臉;但是,老師看到你因為要努力地保守聽不到的秘密,比較少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你這樣一定好辛苦、很不開心。」
 2.保證:向阿威傳遞關心,希望能有更多人一起協助阿威,而非抱持告密的態度。「阿威,你因為擔心被發現會發生不好的事情,但是老師擔心你這樣會不開心,你喜歡現在這個樣子嗎?你和老師都想要讓你自己更開心一點,老師很想要幫你,讓我們一起來看看,怎麼做才可以讓你自己在學校更開心。」
 3.正向回饋:不僅同理阿威的辛苦,也可以進一步指出阿威在過程中所表現的能力與優點,協助阿威發展成就感與提高自我形象。「阿威,老師看到你雖然不開心,還是每天正常地上下學、寫完作業。這是很不簡單的事情,其他小朋友可能沒辦法像你一樣,這麼有毅力、能忍耐。老師想,你也許有很多可以讓自己開心的方法,能不能告訴老師,你怎麼讓自己開心的?」
 4.強調獨特性:了解與他人的相同點與相異點,有助於發展健康自我概念。因此,當阿威將焦點置於相異點而忽略與別人的相同點時,易產生自我批評,而不易欣賞接納相異之處。老師於課堂中可透過一些自我肯定的活動或繪本,例如:魔術鏡 (出自《100種增強自我概念的方法》)、《你很特別》等媒材,逐漸地引導學童欣賞並尊重彼此差異。
 面對孩子因擔心而有拒絕的反應,應同理孩子面對暴露弱勢的害怕、焦慮與不安。孩子並非不需要協助,只是需要更多支持。安全的環境能協助孩子卸下為先天弱勢處境負責的壓力,相對地,也能更專心地發展適齡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