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憨兒的終老家園-雙重老化問題

張 耐、陳姝妤(作者係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教授暨研究生)
發佈時間:2012/02/03
案情:
 ●42歲的阿昌四肢健全,但智能仍停留在5、6歲狀態,簡單的生活無法自理。阿昌不會隨天氣變化換穿衣服,也不顧家人是否用餐,一不留神就把整桌的餐食掃光。阿昌的媽媽年屆70歲,雙腳退化,行動不便。阿昌的兄姊各自在外成家,獨留年邁母親憂心忡忡、茫然苦撐。
 ●兩年前寒流來襲的夜晚,彰化八旬老翁在照顧、健康、經濟及心理多重壓力煎熬下,覺得對不起兒子,也捨不得兒子,終於決定帶著重度智能障礙的老兒子一起自殺。
 ●35歲的唐氏症者「阿宏」從小深得父親照顧與疼愛。不幸的是阿宏的爸爸已是肺癌末期,無法思考自己身後事,只擔心憨兒沒人照顧,只好把阿宏送到智障者的團體。


解說:
 截至2011年底,全台智障者總人數為96,565人,其中45歲至64歲者約有1/5。照顧者經歷大半輩子的辛苦照顧,如今面臨「憨老組合家庭」的雙重老化困境-自己需家人的照顧,又得照顧老憨兒,這種身心壓力與負荷令人無法喘息。
 有些智障者外表看不出異於常人,多數係因為沒有早期療育的資訊,導致失去改善的機會。這些憨兒缺乏專業醫療、復健及個別化就學計畫來增進其生活、學習、技藝及社會適應等能力,以至於無法激發及發展潛能。有些父母因此感到愧疚,常有彌補的心態,在生活上代勞一切。智障者往往學得慢、忘得快,如不給機會學習,他永遠無法學會基本生活技能,而成為父母一輩子的重擔。
 父母常認為自己不在了,手足就會代勞,其實不然。父母雖然留一筆財產,希望手足能擔起照顧責任,但往往手足各自有家庭,也確有難處。智障者往往比一般人提早退化20年,45歲已是65歲的身體,照顧倍感辛勞,父母希望比憨兒「多活一天就好」。目前成年智障者安置機構不足,照顧者對機構也無充分的資訊及信心。有些中高齡智障者被安排到一般老人機構,不同屬性的照顧模式讓他們較難適應團體生活。


方法:
 智障者程度有輕、中、重、極重度之分,不同程度之處理狀況亦有差別,且不同階段所面臨的問題也不同。智障者成年後,面臨就業、安置、身體退化、長期照顧等問題。目前有許多福利服務可提供使用:
 1.庇護性就業:
 在保護性的環境中,經適當教育及復健訓練,智障者可學習擺脫依賴、分工合作、各司其職,且有身心療育功能。目前庇護工場有洗車、洗衣、烘焙、農場等。庇護農場提供社區照顧,帶領智障者養豬、種菜自給自足。
 2.支持性就業:
 由就業服務員媒合智障者進入一般職場工作,並協助處理所面臨的挑戰。支持性與庇護性就業有正式勞雇關係,故需提供勞保與健保。
 3.法律權益保護:
 智障者常面臨婚姻、人頭借貸、辦理多支手機等法律問題。以往只有重度者才能辦理「禁治產」,近年修法分為監護宣告及輔助宣告,讓智障者受到更多法律保護。財產保護,可辦理「信託」。
 4.社會福利資源:
 如家庭臨托、定點臨托、居家服務、關懷據點、社區居住、機構日間照顧、全日托、職業訓練、租賃房屋租金補助暨購屋貸款補助、生活津貼、國民年金等。其中居家服務內容有陪同運動、居家環境整理、烹煮餐食、協助沐浴等福利服務,可讓照顧者能有短暫的喘息時間。
 各縣市智障者家長團體及單位均投入憨老家庭服務,相關訊息可洽總會(02-2701-7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