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影響力

楊秀玲【作者係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社會工作處高級專員】
發佈時間:2012/03/09
案情:
 就讀國小二年級的小美放學回家後告訴媽媽:「我右腿有塊瘀青。」媽媽看了非常心疼,小美又說:「是同學踢我的。」媽媽趕緊拿起相機拍下小美腿部瘀青處。第二天上學時,媽媽直接衝到教室告訴老師:「小美被霸凌了!」事實上,小美下課時與同學小強玩耍時,不小心撞到小強的頭,小強以為小美是故意的,踢了小美一下,小美哭著找老師,老師已處理,兩人也相互道歉、和好。
 經老師的說明,小美媽媽仍感到心疼,但對於「霸凌」到底是指什麼卻感到疑惑,也驚覺自己是否因太擔心而過度保護孩子?


解說:
 2010年底開始,校園霸凌事件接二連三批露,霸凌(Bully)的話題再度引起重視,教育當局也積極對學生、家長宣導,期待能改善霸凌問題。學生和家長常將「反霸凌」掛在嘴邊,但部分家長或學生對霸凌的有限認知,易將孩子間的玩樂、遊戲、打鬧誇大化而造成誤解。
 許多父母盡心盡力地安排孩子學習才藝、照顧孩子的生活,尤其在少子化的社會中,出現了不少所謂的「直升機父母」(意指只要孩子一有什麼狀況,父母就立即出現,甚至代孩子處理問題)、「怪獸父母」(意指在父母眼中,自己的孩子是最重要的、永遠是對的,完全不以他人立場著想),孩子只要一開口,父母盡可能立即馬上滿足孩子的需求或幫他解決問題,殊不知在盡全力照顧孩子時,孩子也喪失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的學習機會。


方法:
 如果小美是您的孩子,您會如何處理呢?可以試試看下列方法:
 1.先區辨是孩子間的「打打鬧鬧」還是「霸凌」:
 什麼是霸凌(Bully)?依據Olweus(1993)定義霸凌行為是蓄意且具傷害性、持續重複出現在固定孩子間的欺凌行為,類型包含肢體、言語、關係、性及反擊型霸凌。以本文案例而言,小美和小強在下課時間玩耍皆出自於自願的(受霸凌的孩子是被迫或被挑釁參加);小強被小美撞到頭而踢小美一腳,但無蓄意傷害的意圖(霸凌具有蓄意傷害意圖);小美與小強第一次發生衝突(霸凌指的是特定的孩子長期受欺凌)。就以上判斷指標,此案應是孩子間在遊戲過程的衝突問題,並非霸凌事件。
 2.5W引導孩子學習「面對問題的態度」與「解決問題的能力」:
 社會是群體生活,無論在家裡、學校或社區,孩子難免會發生與他人衝突的相處問題,父母需先確認孩子的安全、聆聽孩子所言,冷靜、客觀了解事件發生經過,更重要的是教導孩子如何面對問題和增加其問題解決的能力。以本文案例而言,當媽媽知道小美受傷後,可先為孩子擦藥,說出媽媽對孩子的心疼與擔心,並以關心的語氣運用5W引導孩子了解發生了什麼事(What)、在什麼時候(When)、什麼地方(Where)發生、和誰有關(Who)、當時怎麼做(How)。將問題焦點回歸孩子身上,把握機會教育。
 3.您怎麼做,孩子正在看,也正在學:
 身教重於言教,父母是孩子角色學習的主要對象,即使父母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孩子著想,但對孩子而言,父母言行舉止、做事態度、對事情的價值觀,不知不覺對孩子產生影響力。
 誰都不願意孩子遭霸凌,更不希望聽到孩子會霸凌他人,但孩子不可能24小時全天候在父母的保護傘下長大,因此,培育孩子有正確解決問題的態度和能力是父母需要學習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