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等你、了你、觸動你;絕不逼你、怨你、放棄你-陪伴青少年的工作方法

黃瀞瑩【作者係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彰化分事務所資深社工師】
發佈時間:2012/06/08
案情:
 「我不要你的關心」、「你很煩耶」、「關我屁事!」這是小凱常跟想接近、照顧他的師長們說的話,有時則不發一語,對他人的問候沒有反應。挑釁和沉默總惹得人火冒三丈。一副跟人保持距離的小凱,事實上是名需要愛和幫助的孩子。
 小凱就讀國二資源班,小一時媽媽突然離家,患肢障的爸爸無力扶養小凱和三名弟妹,由社會局安排兩名弟妹出養,小凱和大弟跟著爸爸投靠親人,爸爸因吸毒入獄,小凱兄弟住進兒少安置機構。小凱因學習能力不佳,衡鑑患有自閉、智能障礙等,被轉到教養院安置,卻漸漸出現異常行為,如人際衝突、強迫洗手症,也有經常沉默等困擾。後來爸爸出獄、小凱責付返家,離家多年的媽媽也突然回家,一切看似破鏡重圓,但小凱持續強迫症、學習低成就和家庭關係不佳,卻讓家人想再把他推到安置機構。


解說:
 一、強迫症行為:強迫性精神官能症(簡稱強迫症)是一種心理焦慮症狀,由於壓力、負面思考和腦部訊息處理異常,出現例行反覆行為減低焦慮感;青少年時期發病率高,反映出生活各面向遭遇的困擾。小凱家人認為他浪費水和沐浴用品,多次管教仍不改善,因責罵而增加小凱的焦慮與壓力。
 二、缺乏責任、敵意的溝通方式:使用語言或行為來挑戰或試探他人,反映出青少年的無力、挫敗感。小凱缺乏自信,一連串家庭變動,他解釋為家人背叛、放棄,他不確定自己可立足的位置,親友的負面言語和身心鑑定,讓他成了「有病、身障」的人,標籤烙印了自我形象,使自己更孤立。
 三、對家庭的情緒:青少年是兒童成長為獨立自主的成人準備期,父母親職角色是青少年轉換自我角色的模範。幼時沒有發揮親職功能的媽媽在多年後負起管教身分,小凱更無法接受。憤怒情緒使得親子關係不易建立。
 四、學業低成就影響生涯方向:成績掛帥的正規教育環境下,青少年被認為「讀書才有用」,但學習能力不佳的學生容易在教育體系中適應不良。小凱對學習缺乏興趣和信心,校方成績上較放任,爸媽則難以要求小凱學習,小凱整天網路聊天、遊戲,對未來沒有想法。


方法:
 一、人人有責、家家有能,每位成員都是家庭成長的動力:
 認真看待每名成員的重要性,全面了解家庭環境經歷,及每個人的處事觀點、態度、模式;肯定他們的獨特與盡責,讓成員彼此同理,減低互相賦予不合理期待,或施予不適當對待的情緒壓力。
 二、操之勿急,發揮耐心,善用觸及感受的媒材,開啟青少年心房:
 尊重及等待青少年的沉默與不配合,對於挑戰的話語和行為謹慎回應,釐清其背後情緒;主動到青少年熟悉的生活場域(如:網咖、球場、網路通訊),給予陪伴與談話;運用青少年同儕影響、突破防衛;藉影視音樂、圖文媒材和情境,隱喻過去經驗或未來樣貌,支持其建立生涯目標。
 三、連結相關資源,切勿單打獨鬥:
 針對青少年的身心精神疾患和行為困擾,連結衛生醫療、學輔諮商、社福資源、親友鄰里網絡,並提升家長親職角色,使家人成為合作共事的同盟。
 四、倫理與法律規範的遵守:
 除督導青少年家庭遵守法律、醫療、學校規定,確認青少年就學、就養、就醫等基本權益,也教導他們知悉違法罪責的內容;陪伴者也需有敏銳且多元思維,檢視服務輸送的過程,辨識青少年需要,給予適切幫忙外,也避免在協助過程中造成二度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