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照顧與教育─共親職

張耐、林茂熹(作者係靜宜大學社會工作暨少年兒童福利所教授暨研究生)
發佈時間:2012/07/20
案情:
 小五的小明,父母親皆有穩定的工作,是典型的現代都會雙薪家庭,然而,父親很少管他,就連小明在學校與其他同學打架,都是母親請假前往處理的。此外,小明覺得很困惑,「爸媽都要上班,可是為什麼下班之後,爸爸可以一直看報紙、看電視、等吃飯,媽媽卻要煮飯、洗碗、打掃家裡呢?」小明的父母似乎也習慣了這樣的相處模式。有一天,小明拿著100分的考卷給父親看,原本希望得到父親的稱讚,想不到父親卻冷冷地說:「喔!很好。拿去給你媽媽簽名,爸爸在忙!」小明怯生生地回應:「媽媽在煮飯。」父親不耐煩地說:「等你媽煮完飯再給她簽!你沒看到爸爸在看電視嗎?去找你媽!」

解說:
 我們不難看出小明面對父親漠不關心的態度時所產生的受挫和受創,我們可以想像父親如此的對待方式,可能會使小明以後面對父親時,選擇一樣漠然,或是為了吸引父親的注意而出現偏差行為。小明母親身兼多重角色-家庭照顧者、家務勞動者以及子女教養責任者,父親卻經常袖手旁觀;若是母親無法同時揹負這些負荷時,父親能否適時補位?父親與母親的角色扮演是否有調整的空間?父親和母親的分工與責任到底應如何界定呢?
 傳統中國社會是男主外、女主內,然而現代社會強調父母親共同教養子女-即所謂的「共親職」,以瑞典等北歐福利國家執行得最成功、最徹底。「共親職」概念源自於1970年代的美國社會,婦女運動的成熟促使父職行為的轉變,宣揚男性走入家庭,共同執行教養責任。再加上當時美國離婚率攀升,孩子在父母離婚後的適應問題逐漸浮現,學者開始察覺到父母之間教養合作的重要性;即使父母俱在的核心家庭中共親職,也可能會影響孩子的健康與適應。


方法:
 共親職並非只是父母雙方對孩子的教養責任分工和家務分工,它包含了親職分配、家務操作、照顧孩子、管教孩子、以及對子女未來的抱負期待等議題。這個過程中,父母得彼此合作、建立默契,有時甚至會出現角力的情形。孩子的教育並非只單純依靠學校教育,家庭教育亦是十分重要的,期望藉由父母親正向的共親職教養方式,給孩子一個正向的教育、體驗,以及學習和模仿。
 在此提出幾點建議,或許有助於提升家庭的共親職功能:
 一、家庭觀念改變及父親的參與:
 任何的改變都必須從心開始。男性必須拋棄傳統觀念,正視自己為人夫、為人父的角色,不再只是經濟供應者,而必須分擔家務、共同執行子女教養任務。父親也不應該將家庭中的大小事全都交由母親去處理畢,竟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父親不該缺席。
 二、性別教育與親職教育的落實:
 在學齡時就應該落實性別教育,培養對兩性的正確認知與態度,客觀且尊重兩性關係,根除性別刻版化印象及歧視的想法。婚前應該落實婚前教育,作好夫妻互助的角色;婚後則要接受親職觀念及教育,作好父母共同教養子女的角色。
 三、法律制度面的完善配套措施:
 瑞典政府規定,新生兒父母可以請長達480天的育嬰親職假,且可支領八成薪資,其中60天規定必須由「父親」來申請,不得轉讓。瑞典是以國家政策「鼓勵」及「強迫」男性成為一名「父親」的角色,並經由這樣的制度改變社會風氣,造就出好父親、好男人。當男性都願意請育嬰假時,奶爸風潮就不再只是口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