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的衝擊-改變中的學校

張耐、許淑雲(作者係靜宜大學社會工作暨少年兒童福利所教授暨研究生)
發佈時間:2012/08/03
案情:
  ●忠雄與美雅多年前在大學時期就是班對。最近雙方家長催婚,但忠雄覺得才剛退伍,工作沒多久,缺乏經濟基礎,美雅也想在工作上好好磨練自己,將來更上一層,因此還不想成家。即使結婚後有了孩子,美雅每個月才二萬多薪水,找個保母,加上奶粉、尿布等開銷,還不如回家自己帶孩子,所以小倆口商量後,更肯定要延後結婚生孩子,甚至考慮當「頂客族」。
  ●曉雲一向喜愛鄉居生活,大學一畢業就到一所偏遠國小任教,可是近幾年入學的小朋友越來越少,不得不減班,減少老師,校長認為未來可能得關校或併校。看到空蕩的校園和閒置的教室,曉雲不禁擔憂,這不只影響她的人生規畫,有些家長也擔心孩子的受教權益。
  ●屏東縣某國小只有35名學童,為了不浪費既有的教育資源,就把空出來的「蚊子教室」改裝為民宿─「旅人學苑」,免費提供住宿,吸引各界人士前來此部落小學旅遊。如果想節省旅費,只要幫學生上一堂課,就能免費入住。目前已成功吸引碩博士生、大學社團、報社記者、牙科醫師、國小老師等「菁英旅人」,提供專長教小朋友學習電腦科技、單車旅行、實習小記者、口腔衛生、英語會話等不同課程。創意三年吸引了1200人次造訪,不但豐富小朋友的見聞,也活絡部落經濟。


解說:
  根據教育部統計,國小學生人數逐年遞減,由91學年度的190多萬人減至100學年度的140多萬人,10年間減少約50萬人。國中一年級新生今年31萬,明年會減少2.6萬,15年後將減半。「少子化」真的來臨了,且來勢洶洶,難怪馬總統說是「國安」問題,而且是學校教育面臨的最大問題。
  台灣少子化趨勢下,衝擊最大的便是學校與教育。各級學校勢必招生不足,逐年減班、併校,甚至廢校,必定引起教師恐慌,流浪教師人數也會激增,教師供需嚴重失調。不僅國小、國中、高中老師如此,大專院校的教授也將遭到同樣的命運,學校經營將日趨艱困,教師工作機會也隨之減少,大家不得不重視此一嚴重問題。


方法:
  教育為百年大計,為了教育下一代,使其在國際上不因少子化而失去競爭力,是應立即擬定積極對策。
  一、提升師資的品質:
  加強目前任教教師之專業成長,發展教師研習制度,以及發展教師專業評鑑,以強化教師專業能力,並實施不適任教師淘汰機制。在培育新任師資方面,應健全教師資格檢定制度,以提升師資的品質。
  二、廣增學生的來源:
  擴大學生的來源,小學附設幼兒園以公辦民營經營,可多收學前幼兒;中小學放學後可辦理課後輔導的安親班;大學可大量開發外籍生或大陸交換生(事實上各大學已行之數年,但人數有限);各級學校都可辦社區學校,讓成人和老人再度踏入校園終生學習。
  三、進修教育的推廣:
  伴隨上述學生來源,學校可大興推廣教育,開辦各種進修機會,提供符合現代職場需要、生涯規劃及升遷需要的技能訓練與技術提升。
  四、校園空間的利用:
  各學校可就空餘的教室重新規劃,並利用各種專業教室、語言中心、圖書館、體育館、游泳池、球場、操場等,提供多元用途,並開發給社區大眾使用,充分運用教育資源。
  五、配合社會的轉型:
  教育單位勿再本位主義,應跨領域與社會脈動相配合。除可辦理幼兒托育及老人日托,甚至可與安養中心合作。已廢校的學校可改建,轉型為社會住宅,有條件有管理地出租給需要者,把蚊子校區活絡化、社區化、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