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想被看見-談孩子的偷竊行為

陳偉元(作者係國立暨南大學輔導與諮商研究所研究生)
發佈時間:2012/08/10
案情:
 6歲的阿國好喜歡那個大大的家,可以每天跑上跑下;那溫馨的家,晚上可以和父母聚在一起看電視,一起吃媽媽煮的飯。自從家裡轉行開工廠後,搬到一個更大的工廠,家卻突然變得好小,也常看不到父母,阿國不懂,怎麼好像都不見了。
 阿國開始有了偷竊習慣,會偷父母放在抽屜裡的錢,開始一星期只拿一次,之後越來越頻繁,把偷來的錢拿去買食物、玩電動、看漫畫,總覺得好像可填補些什麼。
 母親發現阿國偷錢,既痛心又生氣,氣阿國不懂事、不學好,也氣自己沒有把小孩帶好,更擔心阿國是不是學壞了;但罵過、打過後,母親偶爾還是會發現錢不翼而飛。面對阿國的一概否認,母親越來越不能信任阿國,也越來越無力,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解說:
 其實阿國並沒有學壞,也不是故意偷錢,只不過面對搬家,及生活型態的改變,從過去居家型的生活,到附屬在工廠裡面的生活,從過去和父母親的互動,到後來父母都以工作為主。
 6歲的孩童正處在前運思期階段,思維邏輯尚未發展成熟,較以自我感覺為中心,尚未發展出觀點取代理解別人的認知能力。面對家庭型態改變,較容易受到自己失落的情緒影響,加上情感表達能力尚未發展完成,難清楚辨識與表達失落與難過情緒。
 被失落情緒籠罩,加上難以清楚辨識與表達的阿國,面對內在失落的情緒,因難以清楚覺察自我狀態,只能感受到內在有一種空空的、好像少了些什麼的感覺,很自然會想要填補,使感覺好受一點,而食物、消費與娛樂性的刺激容易擁有,且是可暫時性填補的替代品。若當時自身沒有足夠的資源可支持自己去取得這些替代品,便會像是阿國一樣,容易發展成偷竊行為,藉以滿足內在需求。
 是以,孩童的偷竊行為也是表達需求的方式。孩童不像成人能清楚理性地表達需求和感受,面對內在感受時,常轉而用各式行為表達。若父母不了解孩童行為背後想表達的需求,用社會價值來評價,容易陷入一方面覺得管教無方的挫折,一方面對孩童問題行為憤怒與斥責的惡性循環中。


方法:
 一、指出行為:
 發覺子女有偷竊行為時,應立即找機會指出孩子不當的行為,並用堅定與溫和的語氣讓孩子了解你的失望與生氣,切勿責罵孩子是賊,或預言他會再犯或坐牢,也不要在公開場合責罰子女,要保留孩子的自尊心,使他有改過的機會。
 二、了解關心:
 父母應先避免自己過度激烈的情緒反應,靜下心來跟孩子談談,了解他們使用錢的原委,關心與照顧其後內在需求,切勿以責罰對孩子,因為愈是如此,孩子愈可能不告訴你原委。
 三、教導觀念:
 應從小教導子女什麼是屬於自己的物件,和不能「不問自取」別人的東西,協助建立尊重他人所有物的觀念,並以身作則尊重孩子的所有權,例如:你要讓孩子明白「物權」觀念,那家長也需要尊重別人或孩子的物權。如果要讓孩子知道金錢是父母的辛苦工作報酬,則得讓孩子看到你工作的辛苦,也可以讓孩子嘗試打工,以換取需求滿足。如果讓孩子學習為自己偷竊行為付出代價,則得讓孩子為此行為負責任,例如:要孩子做勞務賠償所花掉的偷竊所得,讓他體會與思考用此方法滿足需求(偷竊)後的代價,並不厭其煩地告訴孩子偷竊所帶來的道德及法律問題。
 四、環境設限:
 將家裡的金錢或貴重物品收藏好。父母不能在處罰小孩子偷錢行為後,又把錢放著測試剛剛處罰的效果;當孩子還無法思考行為後果時,很可能會再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