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願意走出家門-談繭居族青少年

謝昭弘(作者係新生醫護管理專科學校講師)
發佈時間:2012/09/07
案情:
 阿魯在國中二年級時,因為受到班上同學的排擠及攻擊,因此開始休學在家休養。阿魯的媽媽原本因為同情及心疼阿魯的遭遇,所以對阿魯的各種要求都予以同意,並提供阿魯最舒適的環境,認為阿魯只是一時受挫,因此只要假以時日,阿魯就能恢復原狀,並回到學校完成學業。
 沒想到一年過後,阿魯不但日夜作息顛倒,甚至連房間的門口都沒有踏出一步,日常生活所需則用紙條和媽媽溝通,並開始拒絕家人進到自己的房間。阿魯的家人試圖想要強迫阿魯改變,但換來的卻是阿魯的暴怒及情緒失控,最後阿魯的媽媽只好放棄嘗試,並順從阿魯的要求,媽媽自己也情緒憂鬱,終日以淚洗面。


解說:
 繭居族,源於日本,在香港又被稱為隱蔽少年,是一種由於心因性原因而產生的社會退縮狀況,常處於狹小空間、不上學或不上班,過著一種自我封閉的生活。
 這樣的狀況通常會在青少年面對現實生活中的升學壓力及人際壓力時,所產生的一種逃避狀況,其試圖利用把自己關在家中的行為,來避免自己去面對現實。這樣的青少年通常有較少的朋友,對家人也漠不關心,對自己會有負向的想法及失敗的自我認知。他們對自己的未來感到失敗,在家中會沉迷在電視、電腦、睡眠或一些個人的嗜好。他們通常不會參與家族聚會或朋友的社交場合,以避免可能被問到近況及減少引發挫敗的可能。
 然而長期與社會脫節的狀況,則會進一步地使這樣的青少年更不可能有正向的自我認知,因而更害怕面對現實社會,這樣的惡性循環通常會使事情變得更嚴重而難以收拾。


方法:
 一、不可輕忽:一般的父母就如案例中的媽媽一樣,會先希望以觀察的方式來等待青少年回歸學校或社會,但往往等到了最後才發現,隨時間過去,事情只會變得更不可收拾。有些父母則會認為此事是家中的恥辱,因此絕口不提此事,亦不主動求助,反而失去了協助的機會。
 二、循序漸進:繭居族的少年多為內心敏感、對自己抱持負面想法的青少年,對壓力的承受力弱,因此在受到挫折後,無法馬上回到原本充滿壓力的場合。所以,應該要先鼓勵這樣的青少年進行一些無壓力及有趣的活動,待他們有較強的抗壓能力後,再逐步回到正軌。
 三、溫暖支持:繭居族的青少年因為缺乏對自己的正向認知,所以需要重新建立一個正向的自我概念。相較於責備及批評,使用溫暖支持的態度會是重要的,但態度溫暖並不代表行為的放縱,支持亦不是對青少年的需求給予無止盡滿足。因此,有些研究顯示,讓這樣的青少年參與志工團體或活動,可以有助於他們重新建立自己在社會中的定位,亦可因為團體中的溫暖對待而有所幫助。
 四、合理規範:合理且清楚的規範對這樣的青少年是有益的。因為長期在家而造成作息顛倒的狀況,若無法規範,青少年則更難以回到正常生活,因此在協助這樣的青少年時,建立合理的生活公約及日常作息,會是重要的一環。
 繭居族是文明社會中的一種新興問題,與環境中的壓力增加有高度的相關,在日本及香港都已成為受人囑目的社會問題。在國內,雖少有相關報導,但在相關專業實務上已越來越常見,也希望以上的處理方式,可以協助家長們在遇到此類困擾時,能有更多知能,以協助這樣的青少年重新建立更好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