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媽媽愛我—談創傷孩子依附關係的建立

王郁淳(作者係朝陽科技大學學院諮商心理師)
發佈時間:2012/09/28
案情:
 莉莉6歲時,因父親對母親長期施暴,對她身心虐待及嚴重疏忽,導致其身體髒亂、散發異味,甚至出現偏差行為、人際關係疏離、冷漠,不久後社會局介入,將她安置至寄養家庭-張媽媽家。
 張媽媽很熱情地歡迎莉莉加入,並對她投入全部的關愛,莉莉也表現地相當乖巧;不料,1、2個月後,莉莉開始會破壞7歲哥哥的玩具,並且將自己的過失栽贓至對方身上;或是當哥哥與媽媽分享、討論學校的趣事時,莉莉會故意製造事端,吸引寄養父母注意,好讓他們將注意力轉至她的身上。
 由於莉莉對哥哥存在相當大敵意,認為哥哥會轉移父母對她的愛,所以對哥哥相當不友善,也因為莉莉與哥哥吵吵鬧鬧,使得父母感到無力,對莉莉的無理取鬧無法招架,更無法對莉莉提供無條件的愛,長期循環之下,莉莉又感到沒人真正了解她、愛她。


解說:
 其實莉莉並非壞,也不是刻意要和哥哥作對,她表達的是對「依附關係」的渴求。由於莉莉早年的創傷,特別是受到虐待及嚴重疏忽,此種缺乏關愛的教養方式對一個人日後親密關係的建立均會有深刻、長遠的影響。
 誠如在汪洋中載浮載沉的人抓到浮木般,必會緊緊抓牢它,認為這是唯一希望,無論如何也不能失去。莉莉心中也是如此,她好不容易離開那危險的家庭,期待有家人關心她、愛護她,自然會想要擁有寄養父母全部的愛。
 受傷的孩子容易繼續使自己受傷-嚴重受傷的孩子常會繼續傷害自己。他們往往在期盼愛時,把人推開;在需要歡樂時搞破壞;在寂寞時讓自己更孤立;好不容易遇到喜愛自己的人時,又讓對方氣急敗壞,他們是傷害自己和破壞關係的專家,他們會讓歷史重演,讓最害怕的惡夢重現(黃素娟譯,2007)。


方法:
 嚴重受傷的孩子不能用一般的教育方法,需要特別的配方,他們需要無條件的溫柔與愛,但光愛心不夠。一般獎勵懲罰的條件制約也不管用,因為過去經驗所有的條件都是傷害,跟他們談條件沒用,他們不受制約,卻已學會要制約別人,要別人按他們意思走。以下分享和受創傷的孩子互動時,所需注意或工作的方向:
 1.同理孩子的情緒反應:照顧者應冷靜下來,同理一下莉莉的感受,主動道出孩子心中的盼望與當下的思緒:「我知道妳現在需要我的關心,好想要我注意妳。」
 2.告訴孩子你的限制:孩子通常會想立即獲得需求滿足,照顧者應先同理孩子的情緒反應後,接著告訴孩子你的限制:「哥哥現在受傷了,我們先將哥哥的傷口清理乾淨,再來看看妳的洋娃娃。」除了傳達事情輕重緩急外,也培養孩子的同理心。
 3.語言與肢體同步:除了語言(語調)外,照顧者與莉莉的眼神接觸、肢體接觸(觸摸、擁抱)、動作、節奏皆有撫慰效果,當語言與非語言同步進行時,效果會更佳。
 4.將羞愧納入胸懷:對嚴重受創的孩子而言,羞愧是無法忍受的尖銳疼痛。管教和社會化的過程可能帶給孩子羞愧,當照顧者能將孩子的羞愧感納入胸懷,教導後給予深深擁抱,使其知道您仍接納她、愛著她,創傷與羞愧感等負向的經驗,就能在安全的依附關係中獲得整合。例如:「當照顧者發現孩子出現說謊之行為,避免用嚴厲之語言責罰,須先了解孩子此行為的動機及意圖,進行威信型管教(Authoritative Parenting),同時亦勿過度傷害孩子的自尊心,並提供孩子改過的機會。」
 參考資料:
黃素娟譯(2007),依附關係的修復-喚醒嚴重創傷兒童的愛,台北: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