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這樣長大的

翁慧圓(作者係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社會資源處處長)
發佈時間:2012/10/19
案情:
 「你會打我嗎?」這是小珍逢人便驚恐問出的一句話。3歲開始,多次被遺棄及虐待的經驗,讓小珍半夜總在噩夢驚醒、莫名產生懼怕,甚至產生勒小狗脖子、刺小狗眼睛等暴力行為;她說:「以前祖母都是這樣對我的。」
 阿明的爸爸從小就被祖父以皮帶抽打、言詞辱罵、倒吊毆打等方式管教,導致阿明從小就遭受爸爸的辱罵、施暴,造成阿明對爸爸產生莫名的恐懼情緒,他學會了反抗,使得親子關係十分緊張。在學校,老師說發脾氣時,會欺負比他較弱小的同學。阿明爸爸對社工人員說,當年我爸爸打我時,都說:「他也是這樣被養大的,打得更重,所以沒有變壞,怎麼不對了?」


解說:
 目前社會問題日益複雜,家長因缺乏親職教育、婚姻失調、貧窮失業等問題,造成虐童案件逐年增長;許多受虐後的兒童將暴力施加於手足或同儕,造成惡性的暴力循環。
 根據研究,相較一般家長,童年曾經身體受虐的家長,有高於5倍的機率對下一代有身體施虐的行為;同時,被父母嚴厲體罰的小孩,長大後有70%的人也會有暴力傾向。前述案例中,小珍虐待動物和阿明欺負同學的舉動,都是在模仿與複製祖母和爸爸的行為。
 我們常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會打洞。」顯示很多行為是後天模仿出來的;管教方式也是一樣,下一代會模仿上一代。目前暴力循環的嚴重議題沒有受到重視,許多家長不清楚長期嚴厲失當的管教,孩子可能產生嚴重的心理創傷。若該創傷沒有被適當的處理,創傷陰影並不會消失。孩子長大一旦為人父母,即可能抄襲童年被管教的方式;或者將暴力的人際互動模式,施加到較弱勢的對象,因而形成了暴力的代間傳遞。阿明的家庭已經可以明顯看出,暴力管教模式已經不知不覺循環了四代。


方法:
 一、重視暴力管教的嚴重性:
 由於兒童遭受虐待後,身體上可能產生傷痕、腦震盪、精神恍惚,導致胃病、頭痛、失眠、作惡夢等症狀;行為方面,則是衝動、暴力,或過度消極、退縮、上課無法專心的行為;心理方面則感覺沮喪、容易否定自我、自信心低落。我們需要重視暴力管教的嚴重性,及早中斷暴力的惡性循環。
 二、學習正確的管教方法:
 家扶分析數據指出,「童年有受虐經驗的施虐者」缺乏親職知識的情形十分普遍。因此,為人父母者不能沿襲過去自己受管教的模式,有樣學樣,而需要向外學習符合民主時代和法律規範的親職知識與技巧。目前政府與民間團體都常常舉辦許多親職教育講座或課程,坊間也有許多相關書籍,有管教疑難時,也可以主動向學校輔導室、家庭教育中心、家扶中心等團體求助。
 三、尋求適當的協助與輔導資源: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最心愛的寶貝,但有些孩子因為身處家庭衝突、失業貧困、憂鬱焦慮、酗酒吸毒等困擾的家庭環境,他們的父母無法走出「童年受虐」的困境,習慣以暴力方式管教,這樣的案例可能就在你我的周遭,親友鄰居或同事師長可以多發揮一些關心,及時對施虐或受虐的現象伸出援手,向政府113專線通報,或向家扶中心等民間團體尋求協助。無論受暴兒童少年或施暴的家長都可以獲得:(一)家庭處遇服務及長期追蹤輔導服務;(二)生活照顧服務;(三)醫療協助服務;(四)心理創傷復元服務;(五)親職教育服務;(六)提供到宅家庭輔導服務;(七)諮詢及法律服務。這些服務都是有效終止暴力循環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