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該何去何從

洪健胤、林育卉(作者係台中市南區家庭扶助中心主任暨朝陽科技大學社工系學生)
發佈時間:2012/12/14
案情:
 小泉是個活潑好動的國中生,也是輕度智能障礙的原住民。母親在生下小泉後不久,就離開夫家,且音訊杳然。小泉年幼時期是由祖母照顧,而父親在小泉六歲時就因病過世,祖母在三年後也去世了。親戚們沒有人有意願,也沒有人有能力可以照顧小泉,最後則是由小泉的叔叔負起照顧的責任。叔叔帶著小泉離開故鄉,但叔叔本身酗酒又失業,照顧功能不良,對小泉的照顧有嚴重疏忽之現象,經通報後由社會局安置於緊急庇護所,並協助安排由適合的寄養家庭照顧。
 小泉在寄養家庭受到良好的照顧,但一直安置了六年餘。因為小泉已經沒有原生家庭可以回去,也無人願意收養他,加上輕度智能障礙,找不到最合適的安置機構。雖然小泉在學校是接受抽離式教育,但是大部分時間仍在原班級上課,一部分課程會抽離至資源班上課,但因為小泉輕度智能障礙,認知能力不足,分辨是非對錯的能力有待加強,因此常被同學們欺負,或是因同學們起鬨慫恿他,而做了不該做的事等,如今已即將國中畢業,小泉該何去何從呢?


解說:
 18歲是應自立的年紀,但年齡到了並不等於真的能夠自立,怎樣的能力算是足夠了呢?通常寄養的期限是兩年,因為評估兩年的時間,足夠重整原生家庭,若是沒有原生家庭可回去,而繼續寄養安置的狀況下,就會造成寄養資源排擠的現象。一旦有的孩子占著寄養床位,那些等待寄養安置的孩子該怎麼辦呢?
 輕度智能障礙的孩子,其認知能力有限,容易被同儕排擠或欺侮,加上分辨是非對錯的能力不足,容易被同學教唆、慫恿,甚至使喚,或是因同學的起鬨而產生偏差行為。但自己本身並不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反而需要很多的叮嚀與引導,甚至發生了重大事故後,才會發現原來這是不對的事情。
 智能障礙者在犯罪事件中,可能是加害者或受害者。但有時因為其精神狀態,即使不是加害者,也會被當成犯罪者,或是作為被害者、證人所提供的證詞不被信賴,甚至可能因為智能障礙者本身並不了解什麼樣的行為是犯罪行為,而被利用教唆犯罪。對智能障礙者而言,如果成了受害者,報案檢舉等手續通常很難懂,資源也不容易取得,這樣的實際案例也不少。此外,因為案主無法為自己辯護,而造成誤判或被冤枉的情形也不在少數。


方法:
 在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第111條規定:「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依本法委託安置之兒童及少年,年滿十八歲,經評估無法返家或自立生活者,得繼續安置至年滿二十歲。」智能障礙的孩子可結合一些專業訓練,也有許多民間的身心障礙者保護團體開設庇護工場,培養其專業技能,以便擁有一技之長,一旦之後到了應該自立時,許多輕度智能障礙者已能具備獨立生活的能力。他們在其他人眼中,可能僅是「比較緩慢」,而不會被認為是「智能障礙」。
 同儕之間總是會自然地排擠「特別」的孩子,而老師該如何處理,其實是非常重要的。也許在主角不在的情況下,向所有孩子說明主角的狀況,並安排願意協助的孩子,畢竟比起老師的過度保護,同儕之間的互助將是對主角最好的方法。而當孩子畢業自立後,可安排住在機構提供的住宿地方,以便社工就近觀察,並輔導其就業,了解其交友狀況,以免發生被利用或受教唆而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