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倫理醫病關係的認知-人性關懷素養的優質醫師

王靜珠(作者係國立臺中教育大學教育學院教育學系名譽教授)
發佈時間:2013/01/18
案情:
 2012年10月3日是我生命中最難熬的時刻。清晨7點,我被護理人員送進開刀房,並由醫師為我的左腿膝關節做「人工關節」手術。雖然我的主治醫師醫術大可放心,但是我89歲高齡的病歷評估是「病患高齡高風險」,還是令人害怕。萬分感謝醫師以進步的微創手術,兩個多小時就完成,三個小時後,我已回到病房,手術一個多月已無痛感地緩步慢行。
 回憶在民國92年,我的右腿膝關節退化變形,常常疼痛到徹夜難眠,決心到醫院骨科求診。經骨科主任診斷,必須換「人工關節」,我急迫地詢問手術後復元時間,因為我要擔任「海峽兩岸教育論壇」的專題講座。醫師肯定的口吻使我信心倍增,他說:「儘快住院安排手術,不會耽誤你的活動。」住院3天後,6月16日接受換膝手術,順利地解脫多年的疼痛,11月1日也順利地在臺北「國家圖書館」參加「海峽兩岸幼教研習會」。


解說:
 住院一週期間,日夜都有護理人員準時量血壓、測體溫,並詳加記錄。護理師負責敬業的態度令人難忘,更使我感動的是主任和住院醫師、護理長等,每天早晚從不缺席地查病房,有時都在醫院待到晚上九點、十點鐘。
 醫師每天即使身心疲憊,也都以親切的口吻輕輕對病人問一聲:「今天可好吧!有什麼不舒服嗎?」仍不忘瞬間帶給病人的是無比的鼓勵和安慰。據我了解,這位醫師對他門診的病人都是耐心地聽病人訴說病況,和顏悅色地提供最佳的治療方法。對於病人的「尊重」與「體諒」,凸顯了他是一位富有「人性關懷素養的優質醫師」,是年輕醫師的典範,也是我最敬佩的醫師,藉此感謝這次為我服務的醫護團隊,另一方面則希望醫療糾紛減少,增添社會和諧。


方法:
 翻閱報紙屢見醫事紛爭,醫療訴訟不但曠日費時,更浪費社會資源,為了提升醫療品質,儘速立法補救刻不容緩。
 一、加強人性倫理醫病關係的認知:
 醫療糾紛的解決需要醫病雙方諒解和合作,且近年來,醫界強調提升醫學倫理和人文素養。所謂倫理是指吾人在各種人際關係、立身處世、待人接物應循之道德規範,而人文關懷是醫學的核心價值。醫師遵守醫師誓詞-「良知」、「尊嚴」、「榮譽」行醫,病人家屬則應在病人不敵病魔時,了解他的敵人是「疾病」,自不應將情緒依附轉移到醫師的不力。家屬應存感恩的心,相信醫師的良知良能已盡力救治。雙方在互信互諒的醫療生態中,多反省、多自律,醫病才能相互扶持。醫師不僅是病者的救星,也如同至親,「醫視病如親,病待醫以友」,正是我們期盼醫病關係的正面改變。
 二、醫療糾紛即時補償制度的實施:
 為解決醫療糾紛,衛生署長邱文達表示,已規劃「醫事爭議處理及醫事事故補償法」草案,擬建立「即時補償制度」-若病患符合補償標準,一定能得到合理的賠償。目前這項草案已送交行政院,再送交立法院審議,期盼法案早日實施,不僅嘉惠病患,也讓醫師更有尊嚴。
 三、勸導青少年預防骨質疏鬆、老年人謹防跌倒:
 我的學生多數是國中、國小的老師,60歲左右退休就都喊骨質疏鬆、關節退化。預防重於治療,奉勸青少年時期要注意飲食,防止骨質流失。老年人跌倒最怕的是骨折,據統計,銀髮族骨折死亡率高於癌症,其風險管理的重要性不言可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