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抗議—談自我傷害的困與破

黃美華(作者係朝陽科技大學學務處學生發展中心實習諮商心理師)
發佈時間:2013/08/09
案情:
  ●人車熙攘的火車站前,一對情侶背著相似的背包、穿著一樣的涼鞋。女生突然朝男生大吼一聲,男生則撇頭不理,女生想抓回男生,男生卻快速邁開腳步。女生緊握著指關節泛紅的拳頭,走在男生後方……倏地她攤開手指,大力往自己臉上摑去,發出好大的聲響……。
  ●小美將頭埋在宿舍床上的枕頭裡,淚流不止……,再多的眼淚也無法減緩她內心的苦。她走到浴室、手握著美工刀慢慢劃過手腕……,看著流出的血多一點,心裡消失的苦也就多一些……。


解說:
  王浩威醫師用「沉默的瘟疫」形容長久以來受到忽略的自我傷害行為。自我傷害行為存在已久,只是過去未被辨識出來,加上常與自殺行為混為一談,導致未被注意和關切。由此可知,專業助人工作者和社會大眾應多關注這群沉默不出聲的族群。
關於自我傷害的幾項迷思如下:第一,自我傷害者皆會用自我傷害作為控制他人的手段,但其實大部分的自我傷害者傾向隱匿自我傷害行為;第二,自我傷害者停止自我傷害後,代表他們不會再次採取自我傷害行為,然而大部分自我傷害者常有迴旋門效應,容易陷入重覆自我傷害的循環;第三,自我傷害者都有自殺意念,事實上,從國內外文獻得知,自我傷害是宣洩情緒的方式,多數自我傷害者並無自殺意念。
  許多學者定義自我傷害是「個體直接傷害身體組織,但卻沒有自殺意念」。但為何自我傷害者常被認為有自殺傾向?美國學者Nock提出「痛覺喪失假說」,從大腦生理角度解釋自我傷害行為,認為重覆自我傷害者易錯估傷口深度而喪命。事實上,重覆自我傷害行為的確會增加自殺風險,所以大眾才會認為自我傷害者有自殺意圖。
  自我傷害方式有許多種,從是否使用工具加害分類,可分為工具型和無工具型傷害。前者包含用刀子或刮鬍刀割傷自己,後者則有咬傷自己、故意打自己和燙傷皮膚等。通常自我傷害以割腕最常見,因為快速可行。


方法:
  一、了解何謂自我傷害行為:
  協助自我傷害者之前,必須先了解自我傷害行為的意涵,才能知道內在心理狀態,破除自身對自我傷害者的迷思,了解他們自我傷害行為下無聲的吶喊。
  二、辨別與確認情緒:
  情緒的確認是幫助自我傷害者的第一步,因為大部分自我傷害者易沉溺於負向情緒,無法轉念覺察正向情緒,所以引導自我傷害者辨別情緒是關鍵的一步。
  三、傾聽與接納:
  自我傷害者需他人願意接納、瞭解及傾聽,且希望他人不評價、允許他們情緒表達,且無畏於他們的痛苦、憤怒及絕望,以安然自在的態度做一位傾聽者和陪伴者。
  四、建立穩定且支持性的關係:
  自我傷害者會不斷測試他人的援助,直到信任對方為止。建立信任關係,才能確切了解自我傷害的行為;有信任關係,才能詢問自傷者是否又再次自傷,並且停止自傷一陣子後,又再次復發時,牢固的關係更是他在澎湃情緒海流中的一塊浮木,讓他知道該向誰求救。
  五、找出適當的替代方式:
  自我傷害者通常無法看到替代的其他方式,因為他們認為自我傷害可快速解決即將潰堤的情緒。因此,需要與自我傷害者討論適當抒發情緒的方式,越具體可行越好,才能在他們出現自我傷害的衝動前,看見其他可能性。
  延伸閱讀:
國立編譯館(主譯)(2010)。協助自傷青少年:瞭解與治療自傷(原作者:M. Hollander)。臺北市:五南。(原著出版年: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