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青少年可以信任的大人-如何陪伴高危機青少年

林盈秀(作者係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暨社會工作學系碩士生)
發佈時間:2013/08/16
案情:
 阿哲17歲,朋友的謊言讓他展現義氣,挺身出面,卻遭警察查獲觸犯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成為社工追蹤輔導服務的對象。
 初次見面時,阿哲陳述自己在五金行大賣場工作,時薪約100元。社工陪同阿哲到法院訓誡上課後的一個月內,再次進行個別會談時,他坦言自己從事討債工作,收入頗豐,不想讓外公、外婆知道,也擔心黑道大哥找上門,在家門外裝設三支監視器,床下還有一把防身器具等。
 透過會談,社工了解阿哲的母親在14歲生下他,因吸毒、販毒,長年與通緝犯的男友跑路中,留他給外公、外婆扶養,雖然身分證上有父親的名字,卻從未見過面。因為母親常年不在身邊,阿哲感受到孤單,甚至到最後,母親入獄服刑,阿哲除了固定探視外,還要提供她生活費予以運用。社工理解阿哲的生活背景與想法,也明白阿哲不怎麼願意相信任何人,更身陷於短期間的兩性關係(當時的他,得意表示交往過36名女性,全部都比自己年長,其中只有一個比他年紀小,當時交往中)。


解說:
 社工與阿哲的專業關係維持約一年多後,因他(約19歲)服役而結案。當時進行結案會談的他,生活適應穩定,無從事討債工作,改為晨間市場的送貨員(月薪約3萬元),有固定交往的女友(20歲,交往已達1年),兩人同居生活。社工問阿哲,社工提供的服務對他最大的幫助是什麼,他回答對情緒改善有很大的幫助。社工經常關心他的生活,討論他的心情,並且穩定他的情緒,鼓勵他勇於表達,漸漸地讓他願意開始信任別人,相信自己,消除許多不安全感。
 青少年較敏感,且易於解釋成年人的想法,當你表現出不想聽他或她說話,他們較容易隱藏事實,同時也隱瞞自己的真實情緒,這樣的結果只會讓彼此無法溝通。


方法:
 無論是與青少年進行會談,或是針對青少年提供福利服務時,重點皆應放在尊重與增強青少年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
 一、邀請青少年說出自己的想法,然後,傾聽他或她所表達的話,理解其行為背後的意義。然而,並非一味地包容破壞性的行為,而是接納發洩的情緒。
 二、當陳述傷害自己或破壞他人的行為出現時,了解他或她的感受,強調非常樂意聽到他心裡的聲音,不管正確或錯誤的行為。
 三、觀察青少年擔心的人、事、物,鼓勵主動表達,並互相討論以現在的角色可以做哪些事,或重新來過的話,想要怎麼做會更好,以進行認知重建。最好與青少年建立關係後,偶爾在他們面前坦承,不懂他們到底在做什麼,讓他們覺得身為大人的你有時也會很笨,青少年自然會不厭其煩地重覆說給你聽。
 四、理解青少年生活中矛盾與挫敗的心情,並且觀察身上的潛能和生存力量。青少年往往想要對家人展現關心與體貼,也想讓人尊重,並且試圖以行動表現等。他們在過去極少被他人和自己欣賞與強化,這些應該適當的肯定與讚許,以增強青少年的自信心。
 五、穩定持續性的定期會談,是與青少年建立關係的方式之一,以開放、信任、傾聽、包容、彈性、輕鬆不放縱、有原則的、一致性且持續性的態度來面對青少年。工作的目的就是修復青少年過去的不信任關係,重新建立青少年的安全基礎。當建立安全的基礎後,青少年願意發展信任,對自己感到價值的存在,也會學習尊重自己,尊敬別人,進而反省及思考自己的存在,方能發展自己的生命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