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代教養中的「小大人」

郭慈安(作者係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暨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
發佈時間:2013/09/20
案情:
 小強就讀國小五年級,他活潑開朗、熱心助人,也認真學習。但是幾個月前,小強上課時精神恍惚,時常望著教室外的大樹發呆,下課後也不想回家。經過學校的輔導老師了解,發現小強來自於一個單親家庭,與父親和奶奶同住。父親是一位營造工人,時常因趕工的關係必須夜宿工地。奶奶半年前就開始忘東忘西,經常告訴小強她要煮飯等爺爺回家(但是爺爺早在10年前就過世了),或出去買菜,結果迷路被鄰居帶回。上星期奶奶還因忘了關火,差點把廚房燒了!小強因為從小與奶奶相依為命,受奶奶照顧長大,白天上課時擔心奶奶,不知會不會出門迷路或忘了關火,所以幾個月下來,小強已經身心疲憊、情緒憂鬱,而且為了要讓爸爸好好工作,他認為要擔負起照顧奶奶的責任。

解說:
 台灣老年人口快速增加,平均年齡已快達80歲。老年化加上少子化的結果,導致家庭照顧與隔代教養的問題衝擊各個年齡世代。根據100年內政部兒童局的統計,台灣有2%的兒童與青少年生長於完全隔代教養的家庭,8.5%的兒童與青少年生長於單親家庭,這兩種家庭狀況的兒童與青少年人數達50萬人。另外,依照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林如萍教授的推估,台灣的青少年在國小畢業前,有73.9%是由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帶大的,祖孫之間有特殊的家庭情感。
 隨著長輩老化,慢性疾病與長期照顧的需求增加。依據台灣失智症協會估計,102年台灣共有將近16萬的失智人口,而15年後更會增加到28萬。當家中長輩生病時,這些隔代教養的小孩就會自然承擔「小大人」的照顧角色。當這情況發生時,家庭關係改變了,長者漸漸失去扮演家庭照顧者的角色,取而代之的反而是自己需要被照顧。小強的例子也是典型的例子,他反映出台灣社會人口老化,刻不容緩的隔代教養與長期照顧議題。


方法:
 失智的診斷過程複雜,除了醫師的各種檢查之外,家屬對於失智患者的日常生活觀察也很重要。失智症大致上分為退化性與血管性兩類,其嚴重程度分為輕度、中度與重度,呈現的生活問題與行為也很多元。舉例來講,小強的奶奶是定向感功能受影響,導致遊走迷路;腦部病變產生幻聽或幻覺,現實導向功能也受損,導致奶奶以為爺爺還活著;短期記憶力喪失與注意力不集中,導致奶奶煮菜容易忘了關火。因此除了這些生理狀況(有些可靠藥物的治療來改善或維持),情緒行為與社會互動關係也會受影響。
 一般家庭遇到長期照顧的需求,可以詢問縣市政府的「長期照顧管理中心」。長期照顧管理中心的「照顧管理專員」會啟動需求評估,並於評估後依經濟狀況與評估結果協助個案連結資源。目前台灣的長照服務分為八大類別:照顧服務(含居家服務、日間照顧、家庭托顧)、居家護理、居家復健、輔具購買、租借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喘息服務、機構式照顧、餐飲服務等。另外,民間團體也積極宣導對失智症的認識與照顧技巧,民眾可以透過課程學習如何照顧失智症個案。
 至於小強的上學狀況與家庭照顧問題,學校老師應該開始意識到人口老化對一般家庭的影響。以小強為例,長期照顧的問題已不再是老人或兒女的挑戰,往往因為家庭結構的關係,各年齡世代皆受影響。若是小強的奶奶能透過國家的長照機制或非營利組織的協助,得到適當的居家服務或日間照顧與餐飲服務,這樣白天奶奶就有專人看顧,至少發生危險的機率減低,而小強白天心神不寧與焦慮憂鬱情況應該可以得到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