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管制校園毒品氾濫當務之急

王靜珠(作者係國立台中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發佈時間:2013/10/25
案情:
 102年5月23日聯合報,校園毒品氾濫,台中檢警出動上千名警力,掃蕩八夥販毒集團,首腦有母子檔、大學肄業生。這些集團用毒品控制青少年,一個拉一個,計有三所大學、六所高中、四所國中「淪陷」,而毒販最小的只有14歲。
 101年2月8日聯合報,強調去年度吸毒的列管學生已比前年多4成,台中檢警最近也查獲多起校園販毒案,集團成員25人,都是國、高中學生為了買毒,還向同學勒索保護費、辦毒趴派對、濫交,還有女生為了買毒兼賣淫。這些販毒的案件,深深影響學校學生的課業及安全,教育當局應嚴格管制校園毒品,責無旁貸。


解說:
 回顧歷史,19世紀英國商人在華經商,感其民在華經商遭困,英商氣憤,自印度大量輸入鴉片,蓋鴉片毒害吸食日久可成癮,華人成癮者日眾,體衰神靡,嚴重損傷國力。道光18年,湖廣總督林則徐欽差大臣赴廣東禁煙,道光19年和兩廣總督鄧述祺「以嚴申禁煙令捕捉煙販」。在林則徐的奏摺中曾寫到,「煙不禁絕,國日貧、民日弱。數十年後,豈惟無可籌之餉,抑且無可用之兵。」林則徐有如此強烈忠誠的禁煙遠見。道光19年(1839)6月3日林則徐在虎門海灘銷毀英人20,283箱鴉片,道光20年(1840)引發鴉片戰爭,道光22年(1842)8月29日簽訂「南京條約」,為我國第一個不平等條約,割地賠款,香港淪為英屬地,為紀念林則徐的英勇作為,特定每年6月3日為「禁煙節」。
 之所以引用這段史蹟,希望我們紀念禁煙節,記取鴉片毒害和煙毒禍國映民的教訓,將永遠做為借鏡與警惕,更希望能喚起讀者的共識,齊心協力拯救目前校園毒品氾濫的危機。


方法:
 防毒工作人人有責,當務之急,刻不容緩,茲舉校園防毒氾濫拙見如下:
 一、政府方面:
 教育部積極推動反毒,曾推動兩次「春暉專案」,將中輟後又復學、曾有濫用藥物紀錄等前科學生,強行尿液篩檢,加強個別輔導。由於科技進步,毒品種類多樣,且便宜提供,筆者認為目前應當立即實施國、高中全體學生都做尿液篩檢,以明吸毒學生的真相。據報導指出,台灣學生多吸食甲基安非他命、又販毒,不少青少年學生受社會複雜環境的誘惑,價值觀扭曲。據全國警方在去年共查獲1,217名染毒學生,不但不以吸毒為恥,還有多人認為「拉K」很爽。學生品德教育的失敗,價值觀嚴重的扭曲,釜底抽薪的辦法就是加強品德教育。教育部近三年和檢警建立通報模式,已經比較能夠把握校園毒品氾濫情況,教育部希望受毒害的學生日減,期盼家長和學校能全力支持與協助。
 安非他命屬三級毒品,朝野立委都主張K他命的三級毒品能改列二級毒品、提高刑責,遏止青少年染毒,希望教育部能重視這項建議。
 二、學校方面:
 台中檢警曾破獲一位蕭姓國中生為首的校園販毒集團,逮捕十名學生,搜出十多包K毒和搖頭丸。蕭生告訴警方,他向毒販批貨後,毒品就放在書包、口袋,下課在走廊、廁所交易,轉賣給同學,時間長達半年。如果這是真實的報導,我們要請問學校校規管理竟是如此的疏失嗎?迫切的希望學生到校後,班導師有查詢書包的責任,學校輔導處的「身教」老師應當於課間關心學生在校的活動情況,如果校長能認真督導,教師能負責盡職、愛護、關心學生,毒品氾濫自然能掃出校園。
 三、家庭方面:
 家是每個人最感安全、溫暖的場所,最主要的是要有以身作則、關愛孩子的家長。最近台中檢警大掃毒,被查獲8個集團中,17歲的何姓少年,販賣K毒給同學;當何姓少年被抓時,他說是聽媽媽的話,媽媽叫我做的。這個個案凸顯了家庭教育的重要,學校不僅要教導學生,更要加強親職教育,導正行為不端的家長,是減少校園毒品氾濫的重要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