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幼子泉兒成長摘記(三)-5-6歲

王靜珠(作者係國立台中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發佈時間:2013/11/15
案情:
  幼托整合為幼兒園後,有位鄰居阿婆對幼兒園還不大清楚,到我家告訴我,他的小孫上幼兒園情形。他認為幼兒園對幼兒的照顧,還不如以前托兒所保育員耐心照顧;幼兒園的繳費比以前還多,園長告之,因為老師的學歷提高,薪水自然增加。阿婆說:「孫兒是否由我自己帶,還比上幼兒園好?」我告訴他,孫兒最好送幼兒園,因為受過正常幼兒園教育的幼童,在入國小以前,就學習團體生活、懂得遵守規則、友愛同伴及尊敬老師。反之,未接受幼兒園教育的幼兒,進入小學後,往往易發生膽怯、恐懼等不安情緒,甚至拒絕上學。我雖告訴阿婆讀幼兒園的重要性,但卻沒有在泉兒六歲前送讀幼稚園。

解說:
  執教多年,多次到幼稚園(所)輔導和演講,卻無力改正幼稚園(所)寫字和注音符號的教學,目前更加入外語學習,幼兒3歲就開始學美語,真是揠苗助長,戕害幼苗。
  民國62年「兒童福利法」頒佈,我被聘任為台灣省政府社會處「兒童福利促進會」委員。當時社會處為了矯正幼托機構教學幼兒寫字,曾邀我寫一篇文章「幼兒不宜教學寫字的理由」,印製十萬份發給全省的托育機構,但成效不彰。我的3個孩子進小學前,都沒有寫國字、學注音符號,更沒有學美語,目前都在美國工作,當時出國進修並沒有感到語言困難的適應問題,所以,幼兒園沒必要教學幼兒美語。


方法:
  泉兒在我有計畫、有目的呵護下,生活在多元多樣的遊戲活動中,享有快樂的童年。限於篇幅,僅能簡述泉兒語言能力的輔導。
  泉兒接受語言能力輔導,始於胎養時期。在他小腳猛踢胎動時,我會用手輕輕拍唱兒歌;在他出生後吵鬧時,我也唱兒歌,他就會慢慢靜下來。泉兒兩歲時,我就唸國語日報的「看圖說話」給他聽,並不需要知道他能接受多少。為了輔導泉兒閱讀,我曾訂購不同款、內容的故事書,他會自己分類好,整齊擺在書架上,還會告訴我故事書和漫畫在上層,科學類在下層。每天我一定安排時間靜下來和泉兒欣賞故事書。到了四歲,我會一字不漏的唸原文,訓練孩子認真學習、注意力集中的好習慣,我也鼓勵他對我唸的故事內容發表感想,和他經驗分享。
  五歲時,他能自編故事,也學會寫自己和父母親的名字、家的住址和電話號碼等,這是每個父母及幼兒園教師應給孩子教導的重要事項。六歲後進中師附小,接受國小教師以標準的語音,進行10週的注音符號教學。學會注音符號後,唸國語日報的工作就交給泉兒,剛開始是我教他查字典,但上小學後他已習慣幫我查字典。我對泉兒的輔導,曾規定他用注音符號練習寫日記,也對他服務在台南的父親,用注音符號寫信。
  那些年我負責指導師專學生參加全省國語文競賽,學生常到我家練習演說,對我寫好給學生練習用的演說稿,加註注音符號後,他也喜歡唸出來。自幼閱讀許多故事書,上小學後在班上被稱為「故事大王」,喜歡向國語日報投稿,國語日報稱他為「小作家」。在中學期間,多次參加全省語文競賽,都能獲得冠軍。在大學時代參加即席演講,曾戰勝六十四個人取得冠軍盃。雖然讀理工科,但對文史、財經都有興趣,直到現在。進入小學前,我已經用「讀、寫、說、作一起來」輔導,這種語言的輔導方法正符合今日提倡的全語言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