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明白抱歉的意思嗎?

馬怡玫(作者係中臺科技大學兒童教育暨事業經營系助理教授)
發佈時間:2013/12/20
案情:
 自由遊戲時間,一群大班的孩子們正興高采烈地各自遊戲,突然傳來婷婷的哭聲,老師立刻趨前詢問,原來是和青青為了玩具起爭執。婷婷說:「是我先拿到這個玩具的,可是青青看到就來搶,我不給他,他就打我。」青青也不甘示弱:「你又沒在玩,都一直放在旁邊,我又還沒拿,你就瞪我。」老師說:「可是青青有先問婷婷嗎?還有,打人就是不可以哦。老師認為青青要向婷婷說對不起。」青青還想辯解,但在老師的強力要求下,也只好低聲用很快的速度說了句對不起,但是婷婷並不就此放過:「青青把我剛剛排好的玩具都弄亂了。」按奈不住的青青大聲回嘴:「我都道歉了,不然你想怎樣嘛!」老師不想讓事情擴大,於是做了結論:「是啊!青青已經道過歉了,婷婷就原諒他吧,青青,下次不可以再這樣囉!」

解說:
 人都會犯錯,孩子之間為了各種大小事起爭執更是十分常見,只要事態不嚴重(如嚴重受傷等),成人通常毋須嚴肅以待,但這不表示孩子道歉的態度和方式就可以隨便應付了事。
  案例中,青青雖然依老師之言道了歉,顯然並未口服心服,甚且可能不認為自己有道歉的需要。此外,老師並未具體說明青青需要為了何事道歉,也未要求青青以「有誠意」的方式道歉,不消一秒鐘就可說完的「對不起」三個字好似空氣一般沒有重量,讓人難以感覺它的存在。另外,老師強力要求青青道歉的作為可能起了「以強逼弱」的示範,如果青青不覺得自己有錯,逼他就範反而可能強化他相信強權,下次再犯的機會不是不高的。再者,當婷婷繼續抗議時,青青的態度轉為強硬,好像道歉是一種施予對方的恩惠,對方有義務接受,自己的所做所為皆可用一句對不起而一筆勾銷,這樣的道歉心態難保下次不再對他人做出同樣擾人的舉動,而老師為了息事寧人,選擇草草了結此事,不但沒有主持公道,更可能讓爭執的雙方就此埋下心結。


方法:
 本次個案雖然只是小事,不需花上許多時間處理,但成人調解糾紛的程序和方式應和處理重大事件無異。茲提供數點建議如下:
  一、孩子必須清楚明白自己為了何事道歉:
  孩子如果不瞭解為何而道歉,那歉意不過是停在嘴上,不會留在心裡,孩子再犯的機會較高。建議案例中的老師多花一些時間傾聽雙方的說詞,先讓孩子各自客觀描述自己的行為,指出讓人難以接受的部分,再讓孩子具體複述自己需要道歉的地方,有助於孩子瞭解與記憶不當行為,避免再犯相同的錯誤。
  二、孩子道歉的態度不應因為事態大小而有不同:
  道歉的誠意不應因為任何原因而有折扣之分,也不因為成人對事情價值觀差異而有所有分別。表達歉意必須眼神直視對方、語氣真誠、用詞懇切、舉止合宜,而不是掛在嘴上,好像一句口頭禪似的有口無心。
  三、必要時要求孩子補償對方:
  案例中青青以為道過歉就船過水無痕,彷彿道歉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有些成人也會覺得婷婷是否有些得寸進尺。但筆者以為,在成人的主持下,適度地讓雙方討論「補償方案」有助於培養孩子負責的態度。補償方案不一定都要是物質上的,也可用服務性或社會性的方式進行,例如:幫對方重新排好玩具等,否則一句隨口的對不起就抵消所有的不當行為,也就難怪有些孩子便宜行事,久而久之變成道歉流氓。若孩子瞭解到「對不起」不完全是免費的,自然會多注意自己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