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傭、「非」傭-享受犧牲

張耐(作者係靜宜大學社會工作與兒童少年福利學系退休教授)
發佈時間:2014/01/17
案情:
 ●在加州遇到一對台灣留學生,婚後生一男孩,由於小倆口上班、上學都忙,找保母又嫌太貴,且不放心,只好求助剛退休的父母。兩老也放心不下台灣的家,只好半年輪流赴美照顧「金孫」(簽證正好就這麼長)。這位阿公當年可沒照顧過自己的孩子,如今無微不至呵護孫子的模樣令人動容。
 ●好友王先生剛退休,但太太仍在上班,他閒得無聊,就常常心血來潮地在前一天買好食材,清晨搭車,由台中到台北,自備女兒家門的鑰匙。一個人栽進廚房埋頭苦幹,包好上百個蝦餃放在冰庫,再滷一大鍋牛肉、豆干擺上餐桌,就心滿意足地打道回府。晚上女兒全家驚喜地打電話道謝,老王得意洋洋、頻頻說道:「沒什麼!喜歡吃就好!」
 ●最近幾年每逢寒暑假,我和老伴就像候鳥般飛往美西看外孫女。今年她滿五歲,正式進入幼稚園。我們正好退休,於是展開一段「飛」傭生活。才抵達目的地,還沒調好時差,女兒、女婿立刻交班,一切由二老代勞。我們不但自掏腰包負責採買,老伴還得當車伕兼長工,負責接送及洗碗、清理院子、修剪花草,我則淪為老媽子、洗衣煮飯、外兼家教。幸好女婿平日就教她算數,但堅持要她學中文。看在「不忘本」的份上,我只好唱作俱佳認真教學。幾個月下來這位得意門生會唱「高山青」、能彈「茉莉花」,不但「ㄅㄆㄇ」朗朗上口,還能把上百個字寫得比她爸媽還工整,我怎能不為這個高材生而自豪呢?!
 這段期間,小兩口還把孩子一丟,就像當年約會,看場電影、吃頓法國餐,還趁機敦親睦鄰,邀朋友來家吃頓道地「中國菜」,我只好使出渾身解數,費盡苦心展現絕活,老伴則負責切切洗洗,準備「四喜」水果,外加透心涼飲。擺滿長桌,還真澎湃呢!好不容易週末停工,三代出遊,享受天倫。晚上抽空打幾通電話給老同學,這才發現,她們也一樣經常待命出師,自投羅網當「flying maid」-「飛」傭。


解說:
 世界地球村,交通便捷的今天,「飛」傭現象也很普遍,尤其是台灣,國內有高鐵、國外又免簽,國民健康長壽,雙生涯(雙薪雙職)、少子化小家庭多,其實這也是「隔代教養」與「三代同堂」的特殊短暫模式。時值戰後嬰兒潮世代剛好退休,體能佳、經濟好、語文通的初老族,也希望傳承中華文化與傳統教養給孫子女,同時好好享受片段幸福親情,但有些心態與準則還是得拿捏分寸得宜。

方法:
 一、珍惜親情、心存感激:
 既然祖父母心甘情願,就不要自怨自艾,而要自得其樂。子孫輩也不可把這一切服務認都為是理所當然,而忘了感恩道謝。
 二、彼此同理、互相包容:
 年輕一代為生活打拚、壓力沉重,且有他們的想法與生活,老一輩即使看不慣,也只能點到為止,或者眼不見為淨。同樣的,老人家有些固有的習性,兒孫也要尊重與包容。
 三、勿越俎代庖、撈過界:
 兒孫自有兒孫福,畢竟是他們的人生,年輕人自主自決。兒女的家不是二老的(即使你出了錢),因此,一切還是由他們當家作主,不要摻雜進去,以免產生不必要的困擾。
 四、犧牲奉獻、享受犧牲:
 自告奮勇當飛傭,這也許是人生的最後階段,心甘情願為兒孫付出最後心力,無怨無悔地發揮最大的「親情」與「親職」功能。但願這群並「非」傭人的祖父母,能好好享受夕陽無限好的「飛傭」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