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非特殊需求幼兒家長看學前融合教育

唐宜楨(作者係中山醫學大學醫學社會暨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發佈時間:2014/09/05
案情:
●媽媽:妹妹,妳的手臂怎麼瘀青一塊?
妹妹:班上同學小明搬桌子時,沒看到我的手放那裡,就夾到了。
●媽媽:妹妹,妳的一顆門牙怎麼開始變黑?
妹妹:班上同學小華上舞蹈課時從我後面撲上來,把我壓在地上,門牙就撞到了。
●媽媽:妹妹,妳今天在學校有做什麼事啊?有和哪位同學一起玩?
妹妹:今天有一位同學一直挖鼻孔,老師叫他不要挖,他還是不聽,結果就流鼻血了,還把鼻血弄在故事書上!還有,今天小哲講故事書給我聽。他才大班,故事書都看得懂,連沒有注音的國字也懂,我不知道的字問他,他都會跟我說,好厲害喔。


解說:
  以上是筆者的女兒-一位非特殊需求幼兒,在學前融合教育班裡所面對的情形。數名親友曾問我:「那麼多幼兒園,為什麼讓妳女兒上融合班?」甚至有一位自閉症家長提及:「我無法理解,如果小孩『正常』,為什麼要送到學前融合教育班?」諸多詢問不禁令筆者思考,非特殊需求的小孩就讀學前融合教育班的意義為何?筆者亦發現,目前學前融合教育的文獻多從特殊需求幼兒、家長、特教老師觀點探討,鮮少從學前融合教育班裡的一般幼兒與家長觀點分析。
  透過社會學訓練,我們了解社會變遷的過程對於身心障礙及非身心障礙的區分是透過「社會建構」來辨析所謂的「特殊」與「差異」。透過每日對話,筆者嘗試了解一位5、6歲幼兒如何詮釋特殊需求幼兒的行為舉止,及如何看待「差異」的概念。兩年的學前融合班學習,筆者的小孩知道,許多同學在學校不講話,只會說「嗯哼」。她也知道許多同學遊戲時只會自己一個人玩玩具,不和別人一起玩。她也知道許多同學不乖,屢勸不聽,亂哭亂鬧,惹老師生氣。記得筆者小孩第一年唸學前融合班時,筆者最常處理的是,每天洗澡時檢查她的哪裡有瘀青,幾乎有一年的時間,筆者小孩從學校回來,經常有小外傷或瘀青。


方法:
  在這個階段,家長在乎的應該是特殊需求幼兒與非特殊需求幼兒在此事件的行為問題處理及社交溝通方式。由於兒童早期的攻擊多為「工具性攻擊」,往往只是在玩耍或爭奪玩具。再者,同儕間的互動有助特殊需求幼兒與普通兒童學習問題解決方式。因此,筆者總是要求小孩清楚敘述是哪一位同學引發她受傷的過程,我會詢問她如何看待受傷,以及她是否要求同學向她道歉。雖說特殊需求幼兒與普通幼兒互動並不密切,但隨著互動次數增多,家長的引導及社會互動的正常化經驗學習,該名自閉症同學的負向行為漸漸減少,筆者的女兒也學到人際溝通的技巧及體認他人的能力。
  再者,幼兒總會透過觀察與模仿好行為。舉例來說,筆者的女兒常提起上述自閉症同學在語言上優異的表現。有些自閉兒有特殊能力或天份,對於某些事物的學習能力優於同年齡兒童。雖說該位自閉症幼兒不常和筆者女兒說話,但筆者女兒想進行靜態活動時,總喜歡坐在該名自閉症幼兒旁邊,聽他說繪本裡的故事或一起畫畫。
 筆者知道許多父母無法接受小孩被診斷為特殊需求的兒童。但從一位就讀學前融合教育班兩年的一般幼兒來看,她認為同學很少講話只是比較安靜而已;她認為她的受傷只是同學不小心而已;她並不認為特殊需求幼兒有什麼不一樣,無論是特殊生還是普通生,她都喜歡和他們一起玩。透過成人支持及同儕支持,筆者希望特殊需求兒童融合教育能吸引許多人的理解與支持,以期落實人權的「平等」以及「不歧視」理念。